故乡的守望者

今天到的家。

WK骑了他妈的电瓶车在城里乱逛,后面搭着我。

城市的膨胀已经让我认不出它。砖瓦厂一带已经被30多层的高楼,城南的菜地和飞机场变成了汪洋的工地,我找不到3中,认不出后河。记忆里古南塔周围裸露的黄土和野草被水泥覆盖,塔1楼的入口也被水泥封死,进不去了。WK家房子被拆了变成了高档沿江楼盘。SB楼盘的广告词是“被俯视的江,被仰望的人”。

从古南塔沿江路一直走到榕树下,然后下来向5中一带走。这一带是吉安老城的一部分,正在被拆迁,被用围墙围了起来,围墙外画着繁华的蓝图。老房子会被拆掉,然后仿古的新房子会被建起,组成一个“庐陵老街商业中心”。难以让我信服。

偶然间我注意到墙上有张纸条“再见仓口 废墟上的凝视 摄影展 =>”。

我没有想到过在吉安会有摄影展。

沿着箭头走过去,绕进围墙。里面是一片废墟,定睛一看还有几个人,踩着泥土残砖破瓦和生活垃圾走过去一看,我发现了这个我有生以来看过最COOL的摄影展。几个青年组织者站在废墟上微笑着看着我们,展品被分散放在这一块废墟里,主题则就是这片废墟本身————仓口,正在被拆掉的吉安最后一片老城社区。

他们把画架立在砖头堆里,他们把大幅冲印的照片贴在破墙上,他们在一栋快要被拆掉的黑不溜秋的老宅的2楼放映自己拍摄剪辑的视频。他们收集原来老房子里的弃物,字画,门牌,理发店的招牌和菜单……他们访问一辈子住在这里的人,和他们交谈,拍他们每一天的生活,洗菜,聊天,老人们晒太阳,讲述自己和这一片老房子的故事,小孩子奔跑打闹,炊烟,老水井,以及静静的街巷……

这些都是一年前,视频里那仿佛会永远的宁静和古老如今已经不再,眼前是一片废墟。现在老人和孩子们已经搬到各个地方,有的去了乡下,有的进了高楼,正在各自习惯新的生活。而视频里那种老的生活则永远的离开了他们,也离开了吉安。

摄影展组织者的来头也让我吃惊,他们是吉安的一个公益组织,几个专职人员加上一大票志愿者,有井冈山大学的学生,家住仓口的小姑娘,甚至还有教过我的白鹭洲中学的退休美术老师。

他们到步行街发过传单,但是没有多少人来。步行街的人更关心吃和打折的服装。他们考虑明天去人民广场继续展览,不过担心会被赶走。

当我们在忘却的时候,他们在记住。
在这个变化太快的吉安,他们向我证明了这里真的是我的家乡。

 

这一次我扎扎实实地为我的家乡和乡亲感到自豪。

另外看到如此具有专业精神的他们还拿着很旧的相机,我扎扎实实地为我自己感到羞耻。哎,摄影应该像他们一样。

他们的网站
http://zuzago.net/
http://artisimple.com/
http://weibo.com/ifchinaoriginallab

 

记梦

梦见有天晚上,在做作业,是谌惠芝布置的。写的很烦躁,作业很多,我想着勉强把第一部分写完拉到。可是写到最后一题发现暴难(应该是数学题),于是随便扯了一个错误的解和答案。扯完发现不够爽,于是又把第二部分第一道题做完了才解气。

作业刚做完门外就一阵鼓噪。肖世泉这SB居然在外面一家家敲门要作业。

敲到我,开门,把作业给他。他居然只检查到第一部分,简直万幸!他检查完很高兴得把作业本递还给我,我接过作业本。白色纸蓝色字,我的手触碰到了圆珠笔在柔软的纸上留下的印子。

然后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被保送了,干嘛还要写作业。意识到这点感觉真好,但还没完。我马上又意识到我不仅已经被保送,而且已经到了大学里了。然后一个ACM集训队的SB走过来,说让我帮忙招几个像我一样NOI得奖却又不能报送复旦交大、只能来上大的倒霉蛋进来。我脑海里过了一遍,哦,复旦大学,然后这一念就结束了。

镜头又切换到吉安。我坐在徐晓俊的自行车后面,他带着我去上学(是的,这不科学:他是我大学同学,且从来没有到过吉安)。吉安城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原始,青砖白墙,还有很多房子建在还没有被污染过的后河边上,有人在河里洗着衣服。

我们几乎绕了吉安全城。最后来到一个偏僻的十字路口,那里的路已经不是水泥柏油,而是黄沙。之后的路是一段下坡,黄沙路上裸露的石头也多了起来,我开始感觉到颠簸。这时前面出现了另外一辆自行车,上面很滑稽地坐着姚志灏和陈鹏。他们冲我们笑,然后加速走远消失在弯道上。

我们想去追,可是路上突然出现很多玻璃碎片,我大叫小心,手撑在徐晓俊背上。感觉得到他粗糙的Tshirt,还有他背上的汗。他开始左右晃龙头想躲掉碎玻璃,可是后轮还是中招了。我说车胎爆啦,后胎正在滚钢圈。这SB也不停,骑地更来劲了。我就在后面感受着滚钢圈+路上的石子们。

已经到了学校,只有我一个人。学校藏的很深,在一个开掘出来的巨大山洞里。外面还是一家网吧,早上,并没有很多人。几个青年脚架在台子上呆滞地盯着屏幕。

穿过网吧,又拐了几个弯,山洞的设施开始变好,至少墙壁上不再是黄土而是水泥。好像是下课了,里面开始有人走出来。

第一个碰见的是肖世泉,他笑眯眯的夸我作业做得好。没理。

走进一个小房间,对面走过来3个女同学,我一看诶第二个不就是孙卉么?四目对视,她没反应。我紧张得突然向后跌了一跤。书包像龟壳一样卡在背上,我四脚朝天在地上翻来翻去起不来。看她还是没有打算要理我的样子,我于是大叫:“有没有搞错,扶一下呗”。她才肯来帮忙,我接着她的手使劲一拉,一下子站了起来,期间手还不失时机地碰了一下她的胸部(:D)。哦!我一下子记住了那柔软的触感,很开心。

继续终于来到教室。打开门,里面像凌晨的酒吧一样热闹。我来到教室一边的过道,高中时代的几个学霸堵在那里。吴坚赵凯和郭进,正把脸转过来看着我。估计刚才是在讨论什么学术问题。

我要找的当然不是他们,于是我直接对他们说,”滚开“。

他们三个居然就乖乖地分了开来。这时我才发现过道旁边横着两根双杠一般的铁杆,他们离开后,我前面又出现了一根横着的铁杆(这什么狗屁双杠做成了这样)。他们走到我后面,把眉毛抬起来对我说,”你过去呀“。

我于是双手撑住双杠,身体开始悬空。手慢慢用力,脚开始来回的荡。等到我觉得差不多了,手一用力、脚一缩,我越过了过去,轻松着地。

接着往前走。我在想刚刚交的作业肯定是for暑假的,因为我感觉学校太陌生、我有太久没有来学校了,不过还好人我都认识。而且从这个学期的开始来看,我运气貌似非常不错。

周围开始吵杂,音乐渐渐地大。前面我的狐朋狗友们挫在一起,他们正在等我。我走过去。其中的一个把身子转了过来。是吕头,他对我露出憨厚而猥琐的笑容。其他人也把脸朝我转过来,他们正有说有笑,可是太亮的光照在他们脸上,我看不清他们的样子。

我走进他们,周围已经亮的睁不开眼,吕头突然在我背后狠狠地推了一掌,我骂了一句操,估计要跌倒,向前迈一个大步,身体已经45度朝下。我抬头,看见他们正过来张开手想接住我,他们浑身是闪亮的白光。

然后我醒了。

窗外很亮,我看着墙上白色涂料的纹理,突然想到了四个字:重返荣光。

很好笑,一个来大城市将近10年的青年,居然把见到山洞里中学的狐朋狗友们叫重返荣光。可是这就是我的第一感觉。

抓过手机一看,7点一刻。

这又他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

睡不着,一方面很多事情在脑海里翻滚,另一方面我也见证了被子是如何一点一点的被李晶踢掉。

前天(23号),我换掉了那件已经被我穿了足足半年没洗的美特斯帮威的橙红色棉袄。衣服是去年10.1在西宁买的,为了应付第二天清早赶着严寒去塔尔寺逃票。多么浪漫的一件衣服,但却被我像猪一样恬不知耻的披了半年。

这是尤其忙的半年:辞了职;和李晶窝在家里死磕了2个多月的ios app,每天超过9个小时思考和代码,日复一日吃着沙县兰拉桂粉以及外卖豪大大(1);过年时在鹰潭在厦门在吉安看电视吃零食睡觉生病通宵打dota;如今又和叶峰冯侃以及后来的奥特曼每天提着电脑杀到一间又老又破连地板都是斜的的房间里去死磕魔力城市。

中饭在避风塘,海鲜泡饭,炒饭炒粉,但最常吃的还是各种粥;打的过去徐家汇,绕到宛平南路的话最多38块,走漕宝路懂得上高架再加上车技好的最少只要29块;然后坐下,coding,讨论feature,扯淡,放歌,换歌,时不时的有个采访/活动,看看各路UI给的作品和报价,再回到coding,讨论……;晚饭去过宛平南路肇家帮路的一排店,鸡公堡,台金兰,美食天下,目前在吃小桃园;吃完晚饭神秘司机出现,继续讨论,扯淡,coding;10点半左右,地铁要没了,大家收拾东西,垃圾丢袋子里提下去,拜拜;司机继续送我们回去,路上继续讨论扯淡,司机时不时错过高架的出口;晚上回来再杀个龙,或者什么都不干,睡觉。

这是最近几周我的每一天。

从安逸中逃了出来,发现自己缺钱,死磕了2个多月赚的比之前多了,又发现过程枯燥无味无法忍受,全职做molitown到是不枯燥,又发现竞争对手很拼命我们很落后,一帮人又开始死磕改善功能和界面……

一路磕来,说实话现在的“创业”也并不是理想中样子。业界就是一帮扯淡和吹牛的SB,靠《facebook》提供理想,靠techcrunch提供创意,靠泡沫和忽悠搞来投资,靠关系和渠道战胜对手。我们也只是国内又一帮山寨foursquare的SB。不过这已经比在养老院微软强10000倍了。至少我每天死磕9小时,至少有一帮靠谱的伙伴,和我们竞争的只有其他山寨,限制我们的也只有我们自己的能力。

始终不会有完美,不过好在我还在一直往前走。

如今魔力城市新版本终于有了眉目,我也终于换了一件衣服。

我决定重新开始折腾。在外貌上回到大学和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先去剪个头(2),然后染成一种没试过的颜色;保证每天刷牙洗脸;每周聆听一点新的摇滚歌曲,保证下次不要出现被老男人说:“你听的这些我十几年前都听过”;保证每天一个小时的社交时间,哪怕是在开心网上转转贴;没事叫人去旅游;或者突然周末买张机票去探访一下好友。

我决定在事业上猛烈一些:我会一直死磕到魔力城市山穷水尽或者中彩票,然后如果我对这个SB互联网行业还感不死心,我会开始折腾一个我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东西。

我决定在钱上潇洒一些,我决定在从现在起的一年内死磕,和李晶搞定上海房子首付(注意是他妈的上海)。我之前一直很忌讳买房。但既然我可以因为和我妈生气而撕掉几千块,为什么我不可以因为要潇洒而砸下一个房子?这不是要讨你们高兴,只是怕我自己不潇洒。

我决定在个人气势上也要来的更加嚣张一些,从这周起开始写博客骂人(我认识的人),如果你想知道你有什么缺点和讨厌的地方,欢迎留言。现在暂定从我的中学同学赵凯开始。

每个人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如果自己对自己的世界还毕恭毕敬的诚惶诚恐那还活个屁。

——————————————————

(1) 沙县小吃,兰州拉面,桂林米粉,豪大大鸡排

(2) 这半年都是李晶给我剪的头,而她做的只是修来修去把每根头发修成了一样长。

记忆的偏差

前天睡觉前,李晶说“Cake DIY”这个app的创意是她想到的!这真是荒谬,如果她能想到这个创意,为什么不在她自己生日的时候想到?非要等我生日的时候来想?

小秘密

李晶在学习开发native iphone程序,不肯好好的去follow教程和示例,什么都不懂就好高骛远的想做一个类似gowalla风格的app出来。理所当然的被各种问题卡住了。

于是我今天向李晶炫耀:“我2天就把魔力城市的andoird改成了这样,你看,你看,你看……你这两天又做了些什么呢?“

李晶转过头去没话说。过了一会又把头转过来了:”我这两天发现很多小秘密嘞“。

我哈哈大笑:”是什么小秘密呀,我知道不?“

”是我和UITableView之间的小秘密,不告诉你。“

app store史上评价最高的app+史上最牛的评论帝

强烈召唤大家用itunes/iphone/ipod/ipad去下载然后给5星,不要让这么好的app埋没了。

http://itunes.apple.com/cn/app/id420895765?mt=8

(注意,如果使用ipod或者iphone,你需要翻倒最后一页才能看到评论帝的评论。因为在iphone上发表越早的评论排序越靠后)

如果你没有装itunes也没有ios设备,请欣赏截图如下。

Continue reading app store史上评价最高的app+史上最牛的评论帝

使用apache的mod_rewrite来让两个不同域名的wordpress blog共存于一个vps

比如现在j-lee.net和huizhe.name指向同一个ip,而用浏览器访问出现的却是不同的blog。(它们各自存在一个godaddy的vps下的两个目录里(Huizhe_wordpress和lijing))

原理:http://httpd.apache.org/docs/2.0/mod/mod_rewrite.html


# BEGIN huizhe.name

RewriteEngine On
RewriteBase /
RewriteRule ^index.php$ - [L]
RewriteCond %{HTTP_HOST} .*(leen|huizhe).*
RewriteCond %{REQUEST_FILENAME} !-f
RewriteCond %{REQUEST_FILENAME} !-d
RewriteRule . /Huizhe_wordpress/index.php [L]

# END huizhe.name

# BEGIN j-lee.net

RewriteEngine On
RewriteBase /
RewriteCond %{HTTP_HOST} .*(j-lee).*
RewriteCond %{REQUEST_URI} !^/lijing/.* [NC]
RewriteRule ^(.*)$ /lijing$1

RewriteEngine On
RewriteBase /lijing/
RewriteCond %{HTTP_HOST} .*(j-lee).*
RewriteRule ^index.php$ - [L]
RewriteCond %{HTTP_HOST} .*(j-lee).*
RewriteCond %{REQUEST_FILENAME} !-f
RewriteCond %{REQUEST_FILENAME} !-d
RewriteRule . /lijing/index.php [L]

# END j-le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