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记忆|memories”

旧帖:黄山记忆|old post: memories of huangshan

从我“qq空间”(有够傻的一个地方)转来的 当时应该是之前的空间没钱续费倒了然后又心血来潮只好去qq空间发了几张图片~ 字一个没动(阅读上去果然有大二小青年的风采),最后一张图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个可爱的磁性qq,我也懒得去翻我另一块硬盘上的旧相片。 from my “qq space”(a shitting “weblog” hoster) It should be my previous web server was down and one day on impulse I feel like posting something so I went there. I’ve not change any words of the old post, of course I didn’t write English version at that time, and I’m to [...]

有一次我在泰和乡下

“……为创建社会主义新农村,鸡狗上路,立即扑杀……”——江西省泰和县螺溪镇门彼村中贴的一张告示。 “你好有蹄类,我是灵长类。”——以前带我一起光脚乱跑的表哥表弟们都去了广东打工,回来互相biao(音“彪”,近义词是散发)烟打麻将。我则变成了一个终日在稻田间闲逛、几乎从不言语的古怪家伙。而总不言语是很难过的,所以我对螺溪镇圳口村的一头牛开口了,那时我们四目相接,她还在吃着草,她的年轻的孩子在好奇地四处蹦达。 有一次我突然想起安徒生童话中的一幕:“娇嫩的公主睡觉时需要贴九床天鹅绒的被子。有一次公主起来时说:‘太难受了,被子下有什么东西’。大家一找,果然在九层天鹅绒下发现一根头发”——少年时期的我读到这一段时深以为然,唏嘘了半天,觉得这个公主真是牛叉。现在我觉得这是完全的扯淡。当然这件事和乡下没什么直接联系。 以前他们是带我钓青蛙掏鸟蛋抓螃蟹的人,是和我一起疯跑大笑乱小便的人,是一起拽着8毛钱去两公里外的小店买酸甜萝卜的人,是把呛了很多口水的我从小河里拖出来的人,现在他们只是一些普通的人。我不想再回那里。 当然,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两张照片

不是我拍的,但两张照片里都有我,所以贴出来应该没关系. 头上顶了个折叠凳,45块钱好像,当时下雨 哈哈哈~忘记了是NDSL或者PSP,反正是一款超级好玩的游戏! 原地址: http://rexis.cn/wordpress/2007/07/10/%e6%88%91%e4%bb%ac%e4%be%9d%e7%84%b6%e9%80%8d%e9%81%a5%e7%9d%80/

小学的同学们

很早就打好,一直存在gmail的草稿里,今天心血来潮之余偶尔想起它来。觉得与其等我NB之后再把它们一起出本书不如现在抛售出去,一方面我已经不是那么富于幻想并且有着盲目的自信,另一方面我的记忆也在衰退。虽然我不想忘记。 还是在大学里打的这些文字,那晚大脑莫名其妙的兴奋,甚至于陈鹏睡着了我都没有。于是穿衣起来占了他的电脑狂打字。 记得他的显示器很亮,回头的时候看见那些白光,寝室里一片狼藉,外面的工地仍不时传来声响。 我觉得寥落,并且失望。 — 好了不说了,以下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