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转载|reproduced”

尾田荣一郎

[lang_zh] 我今天发现:虽然尾田构思故事的能力不行,但他刻画表现场景的能力实在很强。 比如这张: 又比如这张: 再比如这张: 另外,有一段话他说的也很棒! 以前我认为《Once Piece》剧情过于简单,现在觉得这么简单着就挺好。别像《Naruto》一样搞得那么复杂搞的现在不知道怎么收场。 [/lang_zh]

摘抄:《三十而立》

“在我看来,春天里一棵小草生长,它没什么目的。风起时一匹公马发情,它也没什么目的。草长马发情……这就是存在本身。” “我要抱着草长和马发情的伟大真诚去做一切事,而不是在人前羞羞答答地表演。” “许由的脚有多臭,你知道吗?!” “人模狗样” “尽管如此,每次去钻高粱地还是一种伟大的幸福。坐在麻袋上,揭开玲子的衣服,就像走进另外的世界。” “我念着我的诗,前严整后零乱,最后的章节像星星一样遥远。” “如果一个人不会唱,那么全世界的歌对他毫无作用;如果他会唱,那他一定要唱自己的歌。” “没有人能告诉我我身在何处,没有人能告诉我我是什么人……” “我爱我妈,但我一定要证明,我和她期望的有所不同。” “老师,你备课了吗?” “基督说,人是天主的儿女;李斯说,人和耗子是一个道理。比起来还是我们的祖先会写文章,能说明问题。” “在这种夜里,人不能不想到死,想到永恒。……我很渺小,无论做了什么,都是同样的渺小。” “我想到三十三年前,我从我爸爸那儿出来,身边也是这么多人,那一回我急急忙忙奔向前去,在十亿同胞中抢得头名,这才从微生物长成一条大汉,今晚我又上路,好像又要抢什么头名,到一个更宏观的世界去长大几十亿倍。” “我根本用不着这么做,我也用不着那块棉花,就算它真的那么必要,我可以趁着还有一口气,自己把它塞好,然后静待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