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政治|politics”

网络风波

[lang_zh] 6月24号google不能访问。 当时我很气愤,就跑到工信部网站上去申诉。 申诉内容大概写的是我作为一个IT民工,没有google工作不好开展。为了显示我的诚意,我申诉的还不是党,不是工信部,而是电信。 第二天在公司上着班呢,一个上海的SB打电话过来问:先生你是不是住在XX区XX街道XX号的XXX? 我说是。 然后又问:“先生你昨天是不是扣扣不能访问?” 我说不是扣扣不能访问,是google不能访问。 “那你现在能访问扣扣了嘛?” 我无语。 又过了几天,又一个北京的SB打电话过来。 问:“先生你是不是住在XX区XX街道XX号的XXX?” 我说是。 又问:“你是不是投诉过XX号电信不能上网?” 无语片刻,接着说是。 又问:“那电信有没有和你联系?” 我说有。 又问:“那你对他们的处理满不满意?” 无语。 我当时说我不满意,然后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就不停地接到上海电信发过来或者打过来的SB短信或者电话。 SB电话比如上面那段。而且最要命的是,每个电话都是不同的SB打的,他们都是从同一个问题开始:“你是不是XXX”,然后以同一个问题结束:“你满不满意?”。 SB短信比如下面这条。 如上图,在发过来的SB短信里我学到一个新的词,网络风波。 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和“三年自然灾害”,“在建楼房因为地表压力不均匀而倒塌”一样,是一种正常而科学的自然现象。 而关于这个网络风波,最后我还是满意了,因为我不想再被连google是什么都不知道的SB烦。 电信甚至还派了一个人拿了一张纸到公司来请我签字说“我很满意”。 如今已经没有人来烦我了。不过事后看来,我这个投诉还是赚到了。 我知道了我交的税和上网费花在了什么地方。 至少电信和工信部还会有一个process是让用户说满意,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有了第二条,每次我投诉,都可以增加他们的工作量,他们就会觉得很烦(至少那个在大热天送让我写“我很满意”单子的大叔觉得很烦,我看得出来);而如果他们不想烦,他们就得少搞出SB事情让我投诉。 这里又另外一个问题,搞出SB事情的人是他们上面的人,我烦到得都是他们下面的人。但我觉得声音和压力会慢慢传达上去的。最不济了,我也在“他们”之间搞出了点对立。 所以如果有下次我还会投诉。 也建议大家投诉。 – 就在刚才,picasaweb又不能上了。暂时没有看别的网站,困了先睡觉去。[/lang_zh]

所以说不能和他们玩|The red guards

http://www.recordhistory.org/mediawiki/index.php/清华井冈山兵团的兴衰 http://www.recordhistory.org/mediawiki/index.php/荒野中的红卫兵墓群(贴图) 此二链接均被GFW了,请自己想办法。

家乐福(一)

“是中国人就转发给十个qq好友!”,“转发给你的十个好友,否则你就XXOO”…… 我认识到 QQ/MSN等IM上的垃圾留言比其他任何形式网络广告都要威猛。 如果能够很好的利用这个市场,踩平google不是问题 。 所以我要好好思索这个途径。 别有用心 半旗 立案调查 这种种现象,很像我从小说里看到过的文革。 自己被地主K过了,就把地主孙子抓来揪着K一顿。而且就我看过的书中描述的而言,第二个K通常比第一个K来的严重的多。这很简单:第一,地主阶级是少数,农民是多数。 再者,地主需要农民用来剥削,所以欺负通常会适可而止,而农民抓住地主孙子,则多是在取乐。扯远了,让我们扯回来。 第一个链接,我觉得很搞笑。 第二个链接,半旗,我也觉得很搞笑。设文革时期毛主席像被打坏了N个,我想其中N/2个都不是像的拥有者自己打坏的;何况就算对于另外N/2,打碎一个毛主席像,又能说明什么呢? 第三个链接就更搞笑了,如果家乐福的某法国股东有支持十四世D赖的话,那要以什么名义起诉他呢?“危害国家安全罪”?又要以什么名义起诉家乐福呢?“被危害国家安全的人投资罪”么? 最后,除了思考和笑,我也有点担心 现在我在为一家来自美帝的公司工作,这一次大家可以把对巴黎示威群众的斗争扩大到对法国的斗争,把家乐福股东可能支持ZD的斗争扩大到对家乐福的斗争。下次难保不会斗争到我公司头上。 更何况公司是上市的,股票大家都可以买,这让我尤其不安,我衷心地希望天下所有TDZDJDXD的先生女士们本着慈悲为怀的大无畏精神,不要买我们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