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有一次|once”

记忆的偏差

前天睡觉前,李晶说“Cake DIY”这个app的创意是她想到的!这真是荒谬,如果她能想到这个创意,为什么不在她自己生日的时候想到?非要等我生日的时候来想?

小秘密

李晶在学习开发native iphone程序,不肯好好的去follow教程和示例,什么都不懂就好高骛远的想做一个类似gowalla风格的app出来。理所当然的被各种问题卡住了。 于是我今天向李晶炫耀:“我2天就把魔力城市的andoird改成了这样,你看,你看,你看……你这两天又做了些什么呢?“ 李晶转过头去没话说。过了一会又把头转过来了:”我这两天发现很多小秘密嘞“。 我哈哈大笑:”是什么小秘密呀,我知道不?“ ”是我和UITableView之间的小秘密,不告诉你。“

那一刻,我“啊”了出来

团长发布第3天,一举击败了所有国内iOS团购app,冲上LifeStyle榜12。 无论那些app是有风投的,有web界面的,名字里就带了一堆SEO的关键词的,还是有一把人在后面维护的。此刻,它们都排在《团长》身后。 那一刻,我“啊”了出来! 啥都不说啦,上图! 再来一张《团长》爬行轨迹 最后感谢我的5位好朋友,5位5毛!you made this happand! 另外再推荐一下MajicRank这个软件,很有用。如果你搞iOS的话。

李晶语录

[lang_zh](不完整摘录) 有一天突然在地铁上 李晶:“那个习竟平是不是要当主席了啊” 我:“恩” 李晶:“完了完了,这个家伙长的和猪一样,一看就是个坏人,最讨厌他了。人家美国什么总统,就那个黑人,长的巨有风格的,还有俄罗斯的普京……还有台湾的马英九……以后他要出国访问怎么办呀,出去给我们脸丢光了,我不要做他的臣民” [/lang_zh]

白菜

[lang_zh]今天在家乐福卖菜的地方我看到一个奇怪的画面。 一群人围着,从人群缝隙中露出的一堆白菜在窸窣的抖动。 这让我想起以前看李晶养的两只兔子吃草,那时草也是这样窸窣的抖动着。 一旁负责称水果蔬菜的mm在喊:“你们别摘啦,摘了我也不跟你们称!说了不要摘不要摘还摘,一大个白菜摘的只剩下菜心!别摘啦!” ……[/lang_zh]

五月九号

[lang_zh] 今天晚上从打拳击回来的地铁上一个人一直看我。 我发现他看我之后也一直看他,他就不敢看我去看别的地方。 过一段时间他又看我,很尴尬的发现我还在看他。 然后到站了,他下去,我也下去。 然后他走的很快,时不时还回过头来看我,又继续更加尴尬的发现我始终看着他。 然后他走的更快,也更频繁地扭头回来一探一探。 这种眼神就好象我是他分别30年的杀父仇人,见了恨不得马上用油锅煎之。但这个杀父仇人却又武功高强,煎之油锅的报复不能当下实现,只能先行遁走然后报官或者请杀人公司。 但事实是他年龄比我大了30有余,我不可能有幸认识并杀害他的父亲。 我们出了地铁站后,他几乎要飞奔起来。还好我和他不是一个小区,不然他真的要去跟小区保安报警。 “杀父仇人”是我还在地铁站想出来的比喻,现在我知道真正的事实是他在地铁上看到我这么个顶着一头掉色红头发穿着印有奇怪字样t-shirt的小青年就断定我会尾随并袭击他这么个中年大伯,然后对他领着的那个塑料袋里的不知道是什么蔬菜瓜果图谋不轨。 说道这里我就想到另外一次:     上礼拜五,马桶水(他说可乐是刷马桶的水做的,我们就叫他马桶水)不是从日本回来么,大家就一起吃饭。 吃完饭我又跟着马桶水去他在南汇乡下的家,去那边不是要做老长老长的公交车的么,我们就去等公交车。 就像每一个留日有为青年和每一个来沪务工民工一样,他和我不是都对方位不熟么,我们就去问路。 路口问一个25左右白领像正在等绿灯的女人。说,“八百半在哪?”。看了我们一眼,直接不理我们,直接走了几步背着我们。 和之上一模一样的眼神。她把我们当成是要钱的了。 这时候如果我还有今天一样的闲情,我就在想一个什么类似什么“我是30年前曾经欺骗过她感情的那个男人”的比喻。 但我那时没有,加上马桶水这么个火爆的人站在我边上。一般火爆的人身边的人也会很火爆的。 所以我直接脱口而出。 “SB” [/lang_zh]

古美八村野猫甲

[lang_zh] 这家伙长得肥头大耳,虎背熊腰,很是可爱。 而且特别配合,我们相机一端出来就在地上狂撒娇,展示自己的各个角度器官。 之后好心的李晶还去家里拿了猫粮出来以资鼓励。 拍猫很难,它太好动,不给相机自动对焦的时间。最后只好设定大约5-15厘米的焦距不停地按快门,终于搞出几张能看的。 http://picasaweb.google.com/linz.cn/PDLUb [/lang_zh]

第一次在白鹭洲上烧火

[lang_zh]提到了,就翻出来讲一下,我们在白鹭洲烧火并被kao的事情。(kao是吉安话,音kao1,意思是敲诈,勒索)[/lang_zh]

又一次在白鹭洲上烧(并且喷而且浇)火

[lang_zh] 活动历史 第一次烧火 第二次烧火 本次活动关键词 路 像上次一样,我们没有走大门,而是从沙滩上走过去。WK前一天去探过可以走。 木炭 相比上一次和上上一次大家来早贪黑到处拔草捡柴,这次我们装备要先进得多,是WK同学直接带的木炭。 蜡烛 木炭不容易着,需要引火的东西。一开始想到汽油,搞不到;打火机油倒是搞得到,但是要28块钱一小瓶,极其不划算;联想到二锅头,便宜的只要几块钱,但不确定能着,于是我就去超市里买了一瓶度数最高的53度7快的出来做实验。用餐巾纸沾了用打火机点,点不着。然后WK想到了蜡烛,大家都觉得这个很靠谱,但又发现到处都买不到蜡烛,各自一家家超市问过来,最后被WK在一个“2元一样”的店里找到了蜡烛。而且蜡烛最后果然起了大作用。这说明WK同学办事当真靠谱。 二锅头 先前二锅头买来是打算用做酒精点木炭的。虽然它点火点不着,但阴差阳错,就像牛顿吃了没事去苹果树下睡觉一样,SJ吃了没事喝了一口酒喷在了燃烧的木炭上,然后…… (本视频通篇吉安话) 最后给酒稍微做点广告,53度的红星二锅头,真TM太不能喝了,我的嘴巴酸了一晚上。[/lang_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