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有一次|once”

生日前一晚的QQ聊天记录

[lang_zh] 以前我觉得拿自己的聊天记录出来贴是蛮傻的一件事。不过现在我想,有些东西自己真觉得值得炫耀的时候,没什么傻不傻的。   以下全是我的QQ聊天记录 [/lang_zh]

旧帖: 有一次我们在白鹭洲沙滩上烤“peji”

*转自我的sb的qq空间。原题目是“9搭芋头、16根香肠、12搭鸡翅膀还有不晓得几多搭过’peji’”,是吉安话,比较费解。peiji是一种我一直不知道用普通话读的水果(或蔬菜)的吉安话发音。 (后经求教高人,是“荸荠(bi1 qi1)”) 去白鹭洲沙滩的时候……本来可以从滨江哪里无痛苦无障碍地过去的, 就是听哪个sb站在沿江路上低头看了看说了一句“可以过”,下来才发现要拖鞋。。 火刚刚烧起来,拍的人也挫,不过刚好 ^O^ 纵火者合照,此次萧叉表情摆的太失败了,笑的很傻 看起来左1表情摆的很成功。。 拣柴架火的都工作积极性太高,结果火烧地太久了…… 继鸡翅膀半数损毁,羊肉串全灭之后又挖出几包纯碳黑之后大家开始几乎都已快绝望的时候~!这时候!突然出土了一根2小时之前放进去的还能吃的香肠!!!!^__________^ 吓哈哈哈哈 最后挖出来的所有的东西,还有挖的工具 ^O^ 图中那根在挖掘过程中暴露出来的香肠最后入萧叉腹中, 虽然不太想吃,不过。。 口号是“不掐过 陀大”。。 最后 芋头埋的太深,未熟,被弃 ‘peji’我挑的不好,太烂,被弃[我有吃一颗,一半坏了。。] 香肠大概黑了1/4,我吃了4根 ~~满意 卤鸡翅膀一开始没入火就被谁抢了一根 -.- 本来12根,俺只吃到两根~ 羊肉串基本上全部没了,由木棍烧进去,变成碳了都 回去时候又各自补了一碗面 恩~~ 走得时候照了一下新大桥 长得真快,一年不见就好了 晚上挨个穿越鹭洲的草树林感觉也很奇怪,灰白的那些树影……不过又是照片拍不了的,呵呵

有一次我碰见一个小疯子

有一次我碰见一个小疯子。 从厦门回来的火车上碰到的,他打算跟着圣火卖国旗然后把钱捐给汶川,上海是他的第一站。 他是第一次乘火车。问他一个人出去不怕么,说有什么好怕的。万一钱被偷了怎么回去?说自己2年前在深圳就曾身无分文,睡公园打零工还是回去了。 他家在福建,刚好比我小一岁。高2时把几个老师气出教室,于是被退学。之后读了个中专,当过保安,推销,卖过茶叶,手机。因为手机亏了,现在正欠着1w块钱。 反正他在上海也没地住,我说那你住我那好了,我有防潮垫和睡袋。 于是我去上班,他去卖旗子。第一天只买了8块钱,第二天稍好,卖了50快。回来时候他说南京路起码有2000个卖旗子的。 第三天我们一起去的,本来打算去闵行交大,结果两人都起晚了。现在火车南站卖了1小时不到,大概15快左右。后来被保安赶,干脆咬牙去嘉定安亭。如果要详细说的话,那又是2000字,不过结果是,我们花了大概4小时在车上,在太阳下走了1小时路,最后只卖了1块钱,旗子贴纸送出无数,而且连圣火都没看到——我们在某酒店大厅的沙发上等,圣火终于开来时我们都累地睡着了。 之后他去了南京,那里卖的稍好,他说第一天卖了100快。现在他在胡主席的老家。 在火车上遇见他时我不很开心,小疯子说你在想什么事么?我说是的。他说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事,但是肯定会没事的。 第一天晚上我问他人生理想是什么,他说要“干掉比尔盖茨”(虽然现在他应该干的是巴菲特)。 去完安亭当天晚上他就走了,南京,10点半的火车。

有一次我打开窗帘看见阳光和蒲公英

约好电信的师傅9-10点来装宽带,结果8点就杀了过来,9点就搞定。 一看正是起床去上班的时间,但昨天已经说自己上午不会在公司出现,懒心隧起。宽衣解带回去继续睡觉。 再起来时发现已经是2点了。 急急忙忙的跑到阳台去解袜子,就发现了这一幕。 两周前在鼓浪屿的街巷中乱逛的时候,空气中也全是蒲公英。当时我从没看过这情景(或者小时候看过又忘记了),觉得非常不错,然后今天又看见。 (type以上字用了15分钟,好啦,冲去上班拉)

有一次我在泰和乡下

“……为创建社会主义新农村,鸡狗上路,立即扑杀……”——江西省泰和县螺溪镇门彼村中贴的一张告示。 “你好有蹄类,我是灵长类。”——以前带我一起光脚乱跑的表哥表弟们都去了广东打工,回来互相biao(音“彪”,近义词是散发)烟打麻将。我则变成了一个终日在稻田间闲逛、几乎从不言语的古怪家伙。而总不言语是很难过的,所以我对螺溪镇圳口村的一头牛开口了,那时我们四目相接,她还在吃着草,她的年轻的孩子在好奇地四处蹦达。 有一次我突然想起安徒生童话中的一幕:“娇嫩的公主睡觉时需要贴九床天鹅绒的被子。有一次公主起来时说:‘太难受了,被子下有什么东西’。大家一找,果然在九层天鹅绒下发现一根头发”——少年时期的我读到这一段时深以为然,唏嘘了半天,觉得这个公主真是牛叉。现在我觉得这是完全的扯淡。当然这件事和乡下没什么直接联系。 以前他们是带我钓青蛙掏鸟蛋抓螃蟹的人,是和我一起疯跑大笑乱小便的人,是一起拽着8毛钱去两公里外的小店买酸甜萝卜的人,是把呛了很多口水的我从小河里拖出来的人,现在他们只是一些普通的人。我不想再回那里。 当然,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你一个礼拜都是穿这件衣服”

今天又被这样说了~ 大学时候也被说过,高中时候也被说过,初中应该也是~小学应该没有,因为我记得那时大家都是一件衣服穿一礼拜的。 然后这是工作以来第一次被说,恩。

有一次晚上我在东川路上一个人跑跑跳跳唱蓝莲花

前天摆摊时候听来的。特别喜欢,今天几乎默默的哼了一天,导致效率很差。 然后10点时下班,一个人走路回家。 然后,释放吧~ 试听 蓝莲花 许巍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我对自由地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我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地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我低头地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地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原版歌词都是“你”,因为很喜欢那些歌词、我唱的时候都换成了“我”。 最后四句一句比一句HIGH,到了最后一句“蓝莲花”我实在唱不上去 就在东川路上像network team的code一样的不停的retry-retry-retry…… 蓝~莲~花~~ 蓝~莲~花~~ 蓝~莲~花~~

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喝醉的老外坐在麦当劳

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老外坐在麦当劳,喝醉了,他的红脸可以证明这一点。 当时是凌晨以后。 我在和朋友聊天。 旁边两个女生在看书,应该是为了考研。 他在两女生的旁边,也就是我旁边的旁边。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大声的问一个看书的女生“Why are these people sleeping here?”。 (那家麦当劳是24小时餐厅,所以有一些人在里面睡觉) 女生用英语说不知道。老外又继续说,“This is not a hotel, why are they sleeping here?”。 女生继续说不知道。 然后一个店员过来,老外又问那个店员。还是这两句话。 然后我和朋友聊天完毕起身走了。 - 我不喜欢那老外说这两句话时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