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程序|programming”

使用apache的mod_rewrite来让两个不同域名的wordpress blog共存于一个vps

比如现在j-lee.net和huizhe.name指向同一个ip,而用浏览器访问出现的却是不同的blog。(它们各自存在一个godaddy的vps下的两个目录里(Huizhe_wordpress和lijing)) 原理:http://httpd.apache.org/docs/2.0/mod/mod_rewrite.html # BEGIN huizhe.name RewriteEngine On RewriteBase / RewriteRule ^index.php$ – [L] RewriteCond %{HTTP_HOST} .*(leen|huizhe).* RewriteCond %{REQUEST_FILENAME} !-f RewriteCond %{REQUEST_FILENAME} !-d RewriteRule . /Huizhe_wordpress/index.php [L] # END huizhe.name # BEGIN j-lee.net RewriteEngine On RewriteBase / RewriteCond %{HTTP_HOST} .*(j-lee).* RewriteCond %{REQUEST_URI} !^/lijing/.* [NC] RewriteRule ^(.*)$ /lijing$1 RewriteEngine On RewriteBase /lijing/ RewriteCond %{HTTP_HOST} .*(j-lee).* RewriteRule ^index.php$ [...]

我的ACM ICPC(三)|My ACM ICPC (3)

[lang_zh] 上海 北京下来就是上海的比赛。上大除了会出钱,在举办这个比赛上实在没有什么经验。我们得去体育馆配机器,装 linux,g++,gcc,netbeans(因为是sun赞助,他们指定要用这个……),配网络,让选手的机器不能互相通信,然后写了一个程序生成一堆用户名密码给所有队,写了另一个程序wrap了打印命令,给所有打印的资料加戳,让选手不能伪装别人打印东西。我们其实对这些都不太懂,只是拿了本书现学现卖。后来到了西安电工大才知道,他们比我们还要不专业……机器能互相Ping,所有人都用一个账户,连热身赛和正式赛之间也没有清data,我可以打印并署名任何队伍……真的很无语。而且听说还是伟大的Sun公司帮忙配的。 然后当我们把一切程序写好测好,用一个命令一敲让体育馆的120台机器同时开始部署,120台显示器开始显现一样的光芒。我们在体育馆黑暗中,在闪烁的屏幕间乱跑乱叫——这实在是我们做过见过的最酷的事情。 最麻烦的还不是这些,因为每一个赛区的比赛都有超多队伍参加,所以在现场比赛前还有一个网络预选赛的。负责搞这个预选赛的任务就理所当然地落在了我们头上。 清华的网络预选赛搞得很失败——比赛快开始了他们才公布了网址,结果那个网站瞬间就暴了,很少能刷出一次。大家解完题目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刷网页并且骂。北京的一个大学队长甚至开车送队员去清华交代码。最后清华为了平众怒,搞了一个“复活赛”,就是为了给预选赛里被莫名其妙屈机的一些队伍第二次机会。 然后轮到了我们。这件事一开始是胖子负责,科协有个张学长写了一个shu online judge,此前用在大一大二C++课程的作业提交评判。然后胖子为这个judge写了个前台。当时GWT刚刚推出,作为google+java的双料粉丝,胖子把他的判题系统用gwt写的非常ajax非常华丽…… 但是当比赛开始,几千个request在一瞬间到来时,胖子华丽的GWT网站还是挂了。论坛上又骂成一片,有人还说今天是推掉了MS的笔试来做比赛的。我记得那时我和李站在后面,胖子坐在前面的凳子盯着屏幕上的一堆配置文件上汗如雨下。 是TOMCAT挂了,胖子搞了30分钟,问题依旧。我看着觉得不行,拉李过来一起用php重写一个。先是提交表单,这个最重要,飞快地完成,放到网上然后在论坛里贴出地址狂打抱歉。然后是提交列表,状态,排名……在比赛开始1个小时多的时候,我们以我们此生最快的coding把所有的feature migrate 到了apache + php上。比赛终于恢复。大家停止骂,埋头写题,我们则专注于改刚刚写出的几个bug,在各个论坛上发贴回答相关问题,老师也用电话一一通知各个校队。 最后终于完了,推掉MS笔试的同学也交掉了他所有能做的题。大家累的一坨屎。 西安 清华上大两次的折腾看来把西电弄怕了,他们直接没有网络预选赛,取而代之他们按照以往成绩叫了N多的人去比,先比一场初选,再比第二场真的。 西安那次我们住的异常豪华。西电看起来比上大还阔气,安排我们住西安宾馆。去西安的有我们,还是沈书海一组。基本可以代表当时上大最牛的两只队。一起冲击1/3。 第一场初选我们表现的都不错。正式比赛的当天我状态比较好,干掉了一道稍难的DP。我们很快到4道题。剩下有1道题我们明确知道解法。胖子在做,还有一道我和李比较肯定是暴力随机。这一次我们没有去看其他的题。在尝试随机题未果后,我们把剩下的1个小时都用来做那道知道解法的题。但胖子当时状态又不好了,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他提交了几次没过,他满脸通红,说今天我状态不太好,想交给我重写。 我当时没有答应,当时我没有答应。我说怕时间不够,你都写那么多了……但其实那都是借口,我当时怕了。我怕我写不出来我们因此而输。我还是把这件事情推给了当时状态确定不好的胖子。 结果那时就决定了。半个小时后铃声响了,我们知道最后都在不停地交那道题目,但没过。又是铜牌,离银牌只有一步之遥的铜牌。 比赛结束,老师和几个一起来的同学进来拍照问候,之后还要颁奖,我们万念俱灰,想直接跑路,李还是搂住我和胖子,我们勉强照了相。我和李逃掉闭幕式和颁奖,直接回宾馆。 如果再让我选,我会毫不犹豫地接过那道题的。但这是我们三个最后一次比赛了。 碰到沈书海的时候问他的情况,那道暴力随机他过了,只不过DP他不知道做——有一道简单题他们则根本没看、和我们一样,也差那么一点。继续问暴力随机题的解法——和我们一模一样。只不过他不停的交,然后突然对了……我和李哑然。 在和李回宾馆的路上。我满脑空空,之前在西安约好见面的中学同学打电话来,我也一起推掉。想起从大二暑假一直到现在,到北京西安两次离world final那么近时候,就差那么一丁点…… 沮丧了一段时间,然后我突然问李,“今天礼拜几”。李说:“礼拜天”。 然后我笑了,“反正还有漫画可以看。” 从2007年12月17号的那一刻起,我告别了我的ACM ICPC。 [/lang_zh]

我的ACM ICPC(二)|My ACM ICPC (2)

[lang_zh] 大四 时间到了2006年。 作为前队长,殷是一个很冷静、能干并且善于和老师领导沟通的组织者。他走之后,队长由梁来当。可能在算法和高性能计算上梁很猛,但作为一个队长他实在很失败。相比去年的组织活动,机房很晚才搞定,没有每天的集训讲解,组织的相当松散,自己也不经常出现,大三的暑假没有大二暑假那样轰轰烈烈你争我夺的飙题活动,很快就过去,队伍是三只,沈和新一代数学男、张去西安,还有一组大一大二的新人队去北京,我们则是北京西安都去。 本来我们还打算去印度赛区的,一开始大家还忙着搞护照。后来也不知道是印度人做事慢还是领导老师没怎么管,事情拖阿拖阿就没了音信。最后干脆发现搞 ipcp的钱不够了……我们也就死了心。虽然然后印度人把音信回过来的时候学院的书记刚好在,我们三个又在他面前帮学院打工,他拍板说可以给钱。但我们想想还是算了。 我们选择不去印度的原因是这样的:每个队每年最多参加2个赛点的预赛。第31届ICPC亚洲赛区,上大是举办大学之一,根据领导和老师们argue下来的结果,如果上大的队伍在任何一场国内比赛(清华和西安电工大)中挤进1/3——也就是银牌、就可以去world final。去印度的话要拿第一才能去world final,我们看了看同济等等几家国内大学已经在报名名单里了。相比来讲,还是北京和西安两次1/3的可能性高。 1/3其实是一件很难堪的事情……听上去有点像“你花了那么多钱,我就可怜一下你吧”。要知道国内能去world final的也就清华北大交大复旦中山浙大等等少数几家。而且一个学校一次只能去一只。想象一下你是清华二队,可能你在全国就是一队之下万队之上了,可就是去不了final。但当“进1/3就去final”这句话就活生在我们面前被说出时,我们哪里想的了那么多,就算去被BS也好,就算不能去印度看大街上的牛和猴子也好,也要努力去一次,日本,world final…… 那是我们的大四,从06年10月,学校就迎来了铺天盖地的招聘会。特别对于我,还有超多的课程和重修等着我去应付。不过大部分时间我们还在兴建楼302那间前辈留下来的小小的实验室里做题,一直到12月,到一切都结束为止。 北京 去北京时是06年的11月。比赛时间和考试冲突了,我们需要一个一个老师去打招呼,安排补考,求他/她在我的分数不济的时候关照关照,上必须上的复习课,然后再回到实验室做题。在我们出发时Larva在pku上做的题目刚刚达到500。我们对这500题的屏幕拍照合影。然后关上电脑,奔赴北京。 由于李的考试冲突,他在北京比赛前一天晚上才坐飞机赶到清华。我们则比他早2天出发,在北京注册报道。参观清华,google……他晚上赶来见到我们时相当的兴奋,说了三件事:一是飞机实在是太伟大拉,他坐在机翼后的小窗边,一直在观察;二是北京的的哥和他说的一连串扯淡的事情,包括鸟巢建的怎么样了,他老婆说他什么什么不好……三是这两天他潜心研究了网络流的算法,已炉火纯青。 第二天的比赛。一开始很顺利,胖子那天状态很好,我们很快的做掉一些简单的题,甚至比一些强队还快,有一段时间排名在十几左右。看其他队的状况,我们只要在剩下几道较难的题中再做出一道题,银牌基本就有了。这时候胖子对一个题有了点想法,在coding,我,李分别看另外2道。过了一下子胖子提交判错,他让我和李帮忙看一看他的代码。大家检查了一下,没什么进展。我看的那道题也有了点头绪,我干脆拿机器过来开始写。胖子继续想有没有cornner case。过了一会儿我写了一半发现不对,自己没有想清楚……李又拿机器开始coding他的那道题。我们焦急地在各道题间切来切去,但就是没有做对,然后最后铃声响了,铜牌。 异常沮丧。 然后大家去听李开复演讲,颁奖,拍照,回家。回去的时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不过没有像李一样坐在窗边,我也没有心情去观察高科技,飞机一起飞就开始睡。中途醒来发现耳朵听不见声音了,又不敢叫旁边的老师,只是用手不停地摸耳朵怀疑它有没有流血……一直到降落了才恢复——真是很差的经历。 总结下来,败因是我们在缺一道就成功的时候不应该去看另外2道。清华这次题目偏难,2道铜牌,3道银牌,4道做的快的就是金牌。我们太贪。而且我当时状态不好,有道题胖子给我review我都没有跟上他code的思路……实在应该把时间留给他……而且他当天回去很快就解出了那道题。 回来还有一件事让我愈加不爽,数据库重修又被挂了。而我以为我能拿70。 [/lang_zh]

我的ACM ICPC(一)|My ACM ICPC (1)

[lang_zh] 史前 虽然我上大学是因为NOI保送,但我的ACM开始地非常晚。 刚进学校ACM队就找了我们一帮有ACM经历的人来聊。可能高中玩的已经有些腻了,心高气傲的无视了邀请。取而代之地混过了大一大二,一件像样的是都没做。 大三 再次接触到ACM的时候已经是大二暑假,忘记是什么原因反正我就是去参加ACM队的集训了。 当时老一辈的有沈胖子/数学系的余和背个小书包的梁,他们也就是一队。我的目标就是混进二队参赛。大家白天做题,下午会有一个时间教练殷来讲解。余和殷还搞了个内部的判题系统,用来track大家做过到题目。不用想也知道做题的数目决定最终二队的人选,于是大家开始飙题。 而且对我来说情况特别恶心,当时我正好有个SB的电工课——每天必须在1小时车程外的新校区焊一上午收音机。不过虽然如此,一个月集训结束时我还是飙到了第一名。 是在那时我认识了胖子和李德志:胖子就是胖子;李德志就是管可乐叫马桶水的人,因为据他考证洗马桶用的水和可乐有同样的化学原料。 那时我上午悍收音机;下午和大家一起飙题到八点,其中中午和下午出去吃两顿盖交饭(西北或王中王);晚上回去以后我、胖子和李德志还要继续讨论;然后当我们觉得这一天题飙够了,满意了,通常会把丁大叫过来开几盘星际,还有KOF,漫画,教皇,音乐…… 那是何等简单快乐的日子。 除了平时飙的题,最后队里还有考试,我们成绩都不错,并且因为我们一直在一起做题/比赛。我,胖子,李德志如愿成为上海大学二队。队名叫larva,是星际里面虫族的幼虫。 杭州 接着就是第一次出征,杭州,2005年。 在正式比赛之前,浙大还搞了个有意思的小比赛——java challenge。我们拿了第二。 然而正式比赛我们却被菜了,当时一共72只队,我们只做出一道题,拿了58名。 2005年也是2位前辈最后一次参赛,他们一队汇集了当时号称最强的组合,切题快的沈胖子,数学牛的余,还有会很多算法的梁。国外赛区他们去了韩国,拿了第十(有交大女队,同济等等中国队伍挤在前面)。国内他们去了成都,拿了铜牌里的第一名。据说拍照的时候梁嘴巴是歪的,因为不服气。 然后梁成为研究生。殷和余毕业,渐渐淡出我们视野。后来我们从各处听说当年他们老一辈搞ACM的人是如何努力的,觉得很敬佩,可那时他们已经离我们很远了。有时做网络预选赛请他们回来帮忙,只觉得他们题做的没之前快,做题后的饭桌上谈论的有多是工作上的事情——他们已经离我们很远了。 [/lang_zh]

对google app engine的一瞄|A glance at google app engine

homepage: http://code.google.com/appengine/ In general, google app engine is a free web application hoster. with following special feature: PROS: free, not only a python supported virtual server, but also a build-in object database (called GQL) and a cvs system users can use google account to sign them onto your site a simple and well designed framework to [...]

WP皮肤"风景"发布|The scenery WP theme is published

The scenery 0.3 is published! on wordpress.org: http://wordpress.org/extend/themes/the-scenery on leen.name: http://leen.name/creations/the-scenery-wp-theme and I’m so glad to see that there are guys using it! the next step is to let the background image scaled to fit the screen, I think flash may be helpful.

WordPress 和 mod_rewrite|WordPress & mod_rewrite

原来我的wordpress是放在/Huizhe_wordpress下,然后我ln -s到/blog,用户需要从leen.name/blog访问。 Previously my wordpress is under path /Huizhe_wordpress, then I “ln -s” it to /blog, so users need to visit it by leen.name/blog. 前几天在做wordpress theme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原来wordpress不一定要从当前目录访问的,可以把它的index.php copy到根目录/下,然后把其中的 Several days before, when I was making a wordpress theme, I found that it does not need to be in the same directory to visit wordpress. Copy it’s [...]

My first set of Flex creations

2008-05-09 http://leen.name/demos/flex/0.html(第一张:西藏first one:tibet) 昨晚搞到接近4点,搞得今天又打的上班~ working to 4am last night~ hm~ oh yeah~ – 2008-05-13 刚更新了第二张,大嵛山的西峰上(经我google,大概500m) 效果比第一个好了一些,但还是不够好,我的初衷是想模拟人画画。 ——如果比起这个来 ,还有相当的差距 : D Just add the second one, on the west hilltop of Dayu island, Feels better than the first one, but still not good enough (actually I want to simulate people painting,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