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7

没标题

高一的时候,受了某人写在课桌上文字的蛊惑(关于林夕和王菲),我听了遍《守望麦田》。当时是深夜,在我家院子靠西边的小房间,一个人对着电脑音响手舞足蹈,心花怒放,很晚才去睡觉。而且因为想着明天还可以听《催眠》、《邮差》这些还没有听过的歌,我睡觉的时候也特别开心。 ——像小孩子小心翼翼的分着几颗糖果。甚至于第二天,把这些“糖果”分享给XW时,我也在QQ上特地嘱咐他“一天一首,不要一下子听完了”。 那时我在用50块钱一对的很挫的牌子都没有的音响,以至于我把5M的歌压缩到2M都听不出来还洋洋自得。但即便如此那么几首歌,就能给自己很多天的满足和快乐。 相比之下的现在—— 已经很久没有找到能让我为之一震的音乐了。 快乐不能持久,悲伤不能持久,能持久的更多是无聊空虚和疲倦。 第一口蛋糕和第二口蛋糕;第一次花300块钱去杭州和很久之后花7000块去西藏; 站在了期盼已久的位置上却少了快感。 我觉得我的感官钝了,并且还在一点点的钝下去。 得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