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8

四张我家乡的照片|four photos of my hometown

永叔路上的小巷。 当时路边还有一些老式的木房,现在已经被拆了个一干二净又重建了个一干二净。 永叔,是欧阳修的字。 1000年前欧阳修在吉州出生,而这靠江的小街则是当时郡内最繁华的地方。 阴雨 废墟 赣江

还是两张照片|still two photos

两周前照的——还是xx炒肉的年代。现在我已经掌握了香的咖喱鸡丁和嫩的番茄炒蛋……已经升了不知道几级。 Those pictures were taken two weeks ago — still XXX with pork. But now, I’ve go well beyond that, I can cook the “curry with chicken” and the “super fresh tomato with super fresh egg”!

旧帖: 有一次我们在白鹭洲沙滩上烤“peji”

*转自我的sb的qq空间。原题目是“9搭芋头、16根香肠、12搭鸡翅膀还有不晓得几多搭过’peji’”,是吉安话,比较费解。peiji是一种我一直不知道用普通话读的水果(或蔬菜)的吉安话发音。 (后经求教高人,是“荸荠(bi1 qi1)”) 去白鹭洲沙滩的时候……本来可以从滨江哪里无痛苦无障碍地过去的, 就是听哪个sb站在沿江路上低头看了看说了一句“可以过”,下来才发现要拖鞋。。 火刚刚烧起来,拍的人也挫,不过刚好 ^O^ 纵火者合照,此次萧叉表情摆的太失败了,笑的很傻 看起来左1表情摆的很成功。。 拣柴架火的都工作积极性太高,结果火烧地太久了…… 继鸡翅膀半数损毁,羊肉串全灭之后又挖出几包纯碳黑之后大家开始几乎都已快绝望的时候~!这时候!突然出土了一根2小时之前放进去的还能吃的香肠!!!!^__________^ 吓哈哈哈哈 最后挖出来的所有的东西,还有挖的工具 ^O^ 图中那根在挖掘过程中暴露出来的香肠最后入萧叉腹中, 虽然不太想吃,不过。。 口号是“不掐过 陀大”。。 最后 芋头埋的太深,未熟,被弃 ‘peji’我挑的不好,太烂,被弃[我有吃一颗,一半坏了。。] 香肠大概黑了1/4,我吃了4根 ~~满意 卤鸡翅膀一开始没入火就被谁抢了一根 -.- 本来12根,俺只吃到两根~ 羊肉串基本上全部没了,由木棍烧进去,变成碳了都 回去时候又各自补了一碗面 恩~~ 走得时候照了一下新大桥 长得真快,一年不见就好了 晚上挨个穿越鹭洲的草树林感觉也很奇怪,灰白的那些树影……不过又是照片拍不了的,呵呵

画书皮|authors of my books

刚好想画,就画了我的一些书的作者们。 按照被画的顺序 《思维的乐趣》- 王小波,我把他画帅了 《我胆小如鼠》- 余华 《与未来同行》- 李开复(这本书是送的[我肯定不会买这种书],上面还有一个签名,据说是本人签的) 嘴巴那里我涂的稍稍多了一点——不是故意的 《岩中花树》- 赵柏田 这本书是自己买的,看了3/4,还不错,不过对作者实在是没什么感情,画糟了…… 先就这样,下一个想画的是罗大佑。

继续傻眼|My chinese dishes 2

6月3号June 03 肉末茄子和毛豆炒肉 6月4号June 04 香菇肉片汤,谁说我只会xx炒肉? 清炒小南瓜,我用菜刀劈的皮,足见功力 美味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