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8

Marti

我发现人活得越大,和周围人的关系越疏远。 小学时候请所有小朋友到家里捉迷藏,各自躲在家里的被子里,床底下,门背后——我则最有优势,很瘦,蜷在了一个放鞋子的柜子里。 中学的时候同学们几乎没来过我家——只有一次,可能是因为太远了,但我觉得更可能是因为我对家里的旧房子、家具和21寸的电视有些自卑。我们更多地在网吧通宵玩游戏,去沙滩游泳晒烤东西。anyway,还是非常好的经历。 大学时则更不可能请同学到家里去,朋友也不如中学时那么多,我们每天痛苦地选择一家SB店铺吃盖浇饭,给老师打工赚报销,捡上面沾着痰的发票,然后到处去旅游。 当时我们很穷,只能抱着国家地理杂志流口水,然后去黄山杭州西安这种没太大腔调的地方。当时最想去的地方就是九寨沟、云南、西藏。 六月份我们毕业。九月份我说大家去西藏吧,我刚有了一张额度3万的信用卡,我们在淘宝上挂3只1万块钱的袜子,然后自己拍下来套现,就有3万快钱了。但最终没有成行,没时间或者是有其他事。最后我一个人去了。 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猜,我觉得人的天性还是互相喜欢的,然后处在某些环境久了之后懂得了骄傲和自卑,骄傲让我讨厌某些人,自卑则让惧怕另外一些。 所以对于我来说碰上一个谈得来的人很难,就像大学时挤出1,2千拿去旅游很难一样。 而每个人又有自己的时间和事情,就像有了三万块我们也最终没有去成西藏。 Marti(网站已被GFW)走了。要回香港结婚。 他是我见过并不得不佩服的少数牛人之一。甚至Wikipedia上都有他的名字,和十年前他创作的作品。 作为一个程序员,我可以想象10年前他和伙伴在大学里写lf2(网站被GFW了)时的情景。自己写程序,画图,设置关卡,配音……如果Marti会乐器的话,我猜他也会自己写游戏的歌。到10年后的现在游戏还在每天8000次地被人下载,下载总数则达到了4000万次。 昨天是他在微软的第2年零1天,也是最后一天。 能早点认识他就好了。或者从另一方面讲,我on board也有1年,而直到上礼拜六,我才鼓起勇气请莲花帮吃了一顿家常晚饭。而且不仅仅是我,我所认识的人平常也只和自己的男女/大学/高中朋友混在一起,结婚不请同事也是国际惯例……。 这么一个牛人离开,我觉得惋惜。 无论如何,在公司一年,无论和小/中学,甚至和大学相比。我觉得认识该认识的人的速度,太慢了。 不过对于Marti来说,在10年之后,又要和当时的大学伙伴一起写游戏了。祝福他吧。

南京|Nanjing

是一个两日游,礼拜五晚上走,礼拜天下午回。六月的十四和十五号。 中山陵 牌坊-阶梯-最后在顶上看整座都城 Sun Yat-sen Mausoleum 音乐台 栖着无数的鸽子 后面三张是回来时的路和天,还有掉下来的不知道什么植物的果实 “music stage” in direct translation, I don’t know if it’s correct, anyway, it’s a stage and lots of pigeons 一座忘记叫什么塔 从上面可以看到满山的树木像波浪一样在风里翻滚 a “name forgotten” tower from the upside you can see hills of trees rolling like wave in the sea – the wind is big a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