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9

吉他|Guitar

[lang_zh] 上上礼拜,从李晶的电脑突然放出一首《不要停止我的音乐》。然后我们就在床上蹦蹦跳跳,扯着喷头吼作摇滚歌星装…… 黄金时代里王小波说,“如果我要唱歌我也只会唱我自己的歌”。 然后从上礼拜三,也就是2009年5月13号开始,我开始学吉他了。 我也想,我也要,唱我自己的歌。 第一堂课教的是姿势,基本音名的弹拨。然后布置下任务,说第二课上课前说要做到说出一个音名,2秒内弹出来,然后就是弹吉他的基本曲目《小蜜蜂》。 吉他回来sam和李晶都过来玩,结果都比我轻松的实现了2秒内弹出任何音名,也比我轻松地弹出了《小蜜蜂》。我知道我手脚协调不是太好:比如说我虽然是IT民工,然不会键盘盲打;比如说虽然我中学在岛上,小时候每个暑假的下午也会在老家的小河里洗澡,可我就是学不会游泳。 我也知道学吉他学跳舞学画画这种事,大多数人,包括之前的我都是半途而废。 不过这次的我要一直坚持下去。 恩~这个post就是字据,假如我半年或一年还是只会拨拨《小蜜蜂》或者《老密封》的话,请所有人尽情的鄙视我吧。 [/lang_zh]   [lang_zh]演奏现场1(带有传说中的公鸭嗓)[/lang_zh]   [lang_zh]演奏现场2(带有传说中的李晶给的很cool的眼镜和围巾)[/lang_zh]

白条

[lang_zh] 上一次在这里发言是一个月前了吧。是去天津探访内裤男的时候。 除了一堆照片,天津那次还是有和很多其他东西可以说的。 天津机场给李晶打了个电话,李晶在电话里哭,说他妈做了个检查发现身体不是很好。所以后面那个礼拜又陪李晶去探望了她父母。 然后后面正式搬到现在这个地方来住。和sam。 还有那些,在上班或者下班的路上,在发呆或者梦里想到的事;那些还没开始或者已经开始做的事。 我要把这些事全记下来。 [/lang_zh]

五月九号

[lang_zh] 今天晚上从打拳击回来的地铁上一个人一直看我。 我发现他看我之后也一直看他,他就不敢看我去看别的地方。 过一段时间他又看我,很尴尬的发现我还在看他。 然后到站了,他下去,我也下去。 然后他走的很快,时不时还回过头来看我,又继续更加尴尬的发现我始终看着他。 然后他走的更快,也更频繁地扭头回来一探一探。 这种眼神就好象我是他分别30年的杀父仇人,见了恨不得马上用油锅煎之。但这个杀父仇人却又武功高强,煎之油锅的报复不能当下实现,只能先行遁走然后报官或者请杀人公司。 但事实是他年龄比我大了30有余,我不可能有幸认识并杀害他的父亲。 我们出了地铁站后,他几乎要飞奔起来。还好我和他不是一个小区,不然他真的要去跟小区保安报警。 “杀父仇人”是我还在地铁站想出来的比喻,现在我知道真正的事实是他在地铁上看到我这么个顶着一头掉色红头发穿着印有奇怪字样t-shirt的小青年就断定我会尾随并袭击他这么个中年大伯,然后对他领着的那个塑料袋里的不知道是什么蔬菜瓜果图谋不轨。 说道这里我就想到另外一次:     上礼拜五,马桶水(他说可乐是刷马桶的水做的,我们就叫他马桶水)不是从日本回来么,大家就一起吃饭。 吃完饭我又跟着马桶水去他在南汇乡下的家,去那边不是要做老长老长的公交车的么,我们就去等公交车。 就像每一个留日有为青年和每一个来沪务工民工一样,他和我不是都对方位不熟么,我们就去问路。 路口问一个25左右白领像正在等绿灯的女人。说,“八百半在哪?”。看了我们一眼,直接不理我们,直接走了几步背着我们。 和之上一模一样的眼神。她把我们当成是要钱的了。 这时候如果我还有今天一样的闲情,我就在想一个什么类似什么“我是30年前曾经欺骗过她感情的那个男人”的比喻。 但我那时没有,加上马桶水这么个火爆的人站在我边上。一般火爆的人身边的人也会很火爆的。 所以我直接脱口而出。 “SB” [/lang_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