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9

Google不能访问

[lang_zh]gmail.com/google.com/code.google.com/….全都不能访问。 金庸小说里成功塑造了许多让我极端恶心的人:比如岳不群,比如青城派的那个帮主;比如欧阳峰的那个侄子;比如郭靖的那个拜把子兄弟;又比如神雕侠侣里强奸小龙女的那位男士;再比如在旁边偷窥刚刚那位男士强奸小龙女的另一位男士…… 但所有这些人的恶心加起来平方再阶乘都没有现实中我们的党带给我的要多。[/lang_zh]

吉他

[lang_zh]又来放吉他演奏视频了。我终于学了传说中“学完就可以出去混一下”了的和弦,另外由于本人先天嗓音不良加上后天咳嗽,这次是我谈李晶唱。唱的很搓,唱到后面一直快半拍;弹的也搓,错了好几个音。(虽然我现在可以顺利无措弹唱了) 不过先说件事: 17号的吉他课,又认识一个学吉他的,四川人,是之前的甲乙是同事。虽然人是来学吉他的,不过随身还挂了个陶笛,时不时拿来吹吹。 然后我们4个人一起在海京阁吃饭。点了沸腾鱼,他们喝啤酒,我咳嗽喝椰汁。 四个人吃吃喝喝谈谈笑笑,依旧讨论吉他的事情。他发言最多,一方面个性善谈笑,一方面他学龄最久,三年,现在在学古典吉他。我们三个人一直问他各种问题。 先谈各种乐器,小提琴钢琴口琴;谈到刚刚那个传说中是“上海第二电吉他快手”的独自彪琴的家伙;谈到我们几个各自学吉他的初衷和如今的打算(顺便说一说初衷大都是大学时就开始学想骗女生);谈到之后让很大一部分人放弃的很难的F和弦…… 酒喝地差不多了,大家都挺高兴。那人说看看我的吉他。剥了套子地给他看。他同事说你给我们弹一首吧。 他就开始弹。声音透过狼藉的圆桌和酒菜传过来。是陈楚生的《有没有人能告诉你》。 周边几桌交大小年轻和正在讨论马来西亚还是新加坡的老板家人马上安静下来。 完美的嗓音和演奏,时而是和弦,时而转为独奏。 弹完,整屋子人一起鼓掌。 我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好事说完了,虽然和以下我们的演奏视频没有任何关系。 [/lang_zh] [flashvideo file=http://band2302.com/blogs/huizhe.name/wp-content/uploads/2009/06/R0014100.flv /] [flashvideo file=http://band2302.com/blogs/huizhe.name/wp-content/uploads/2009/06/R0014102.flv /]

吉他

[lang_zh]算来算去,去了5、6节课了。 中间认识一些人: 老师+老板:教琴十年“对音乐有一份坚持”黑胖板寸头小眼睛有趣善扯淡的老头。 同学甲:和我一个进度和善微秃爱摄影已婚包车走过川藏线的intel金领。 同学乙:已经在弹大海卷发憨厚四川人研究生刚刚毕业骑车走过川藏线的又一个intel金领。 同学丙丁……:水平参差不齐,男男女女,大大小小,黑黑黄黄(还出现过一个交大读书的黑人学生),不太熟悉。 现在每个礼拜三的晚上都过得比较有条理: 5点半公司出来,上课。 8点上课完,和甲乙去交大旁挑个地方下馆子,讨论进度,难点,预习下一节课的内容。 9点和甲一起坐地铁回家。 现在的我,在每个礼拜三晚上9点和甲走在去地铁的路上,感受着微微发痛的手指,觉得自己慢慢在成长。[/lang_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