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9

日蚀|eclipse

[lang_zh]日蚀蚀到上海这里就不行了,太阳还没有被月亮吃,先被云吃了。 Instead,我拍了一组天慢慢变暗的过程。(picasaweb从中国访问不能了,暂时没有空转移我的web album,实在想看自己想办法,比如Tor/web proxy什么的)[/lang_zh] [salbumphotos=18,576,1,y,y,picasa_order]

网络风波

[lang_zh] 6月24号google不能访问。 当时我很气愤,就跑到工信部网站上去申诉。 申诉内容大概写的是我作为一个IT民工,没有google工作不好开展。为了显示我的诚意,我申诉的还不是党,不是工信部,而是电信。 第二天在公司上着班呢,一个上海的SB打电话过来问:先生你是不是住在XX区XX街道XX号的XXX? 我说是。 然后又问:“先生你昨天是不是扣扣不能访问?” 我说不是扣扣不能访问,是google不能访问。 “那你现在能访问扣扣了嘛?” 我无语。 又过了几天,又一个北京的SB打电话过来。 问:“先生你是不是住在XX区XX街道XX号的XXX?” 我说是。 又问:“你是不是投诉过XX号电信不能上网?” 无语片刻,接着说是。 又问:“那电信有没有和你联系?” 我说有。 又问:“那你对他们的处理满不满意?” 无语。 我当时说我不满意,然后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就不停地接到上海电信发过来或者打过来的SB短信或者电话。 SB电话比如上面那段。而且最要命的是,每个电话都是不同的SB打的,他们都是从同一个问题开始:“你是不是XXX”,然后以同一个问题结束:“你满不满意?”。 SB短信比如下面这条。 如上图,在发过来的SB短信里我学到一个新的词,网络风波。 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和“三年自然灾害”,“在建楼房因为地表压力不均匀而倒塌”一样,是一种正常而科学的自然现象。 而关于这个网络风波,最后我还是满意了,因为我不想再被连google是什么都不知道的SB烦。 电信甚至还派了一个人拿了一张纸到公司来请我签字说“我很满意”。 如今已经没有人来烦我了。不过事后看来,我这个投诉还是赚到了。 我知道了我交的税和上网费花在了什么地方。 至少电信和工信部还会有一个process是让用户说满意,我觉得很不可思议。 有了第二条,每次我投诉,都可以增加他们的工作量,他们就会觉得很烦(至少那个在大热天送让我写“我很满意”单子的大叔觉得很烦,我看得出来);而如果他们不想烦,他们就得少搞出SB事情让我投诉。 这里又另外一个问题,搞出SB事情的人是他们上面的人,我烦到得都是他们下面的人。但我觉得声音和压力会慢慢传达上去的。最不济了,我也在“他们”之间搞出了点对立。 所以如果有下次我还会投诉。 也建议大家投诉。 – 就在刚才,picasaweb又不能上了。暂时没有看别的网站,困了先睡觉去。[/lang_zh]

[lang_zh]这里超级久没有新post了。 前段时间整个人处于一个特别的SB状态,就是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然后就是不停地玩dota。 现在还好,虽然也玩dota,至少有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做,然后我觉得这些还是不够,作为一个装B青年我至少还要再感性一点。 所以我决定除非特别特别忙,每天得给自己一些安静空闲的时间,不看公司email不写程序不玩游戏也不搭理李晶。 留给自己的blog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