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leave

  • 大二

我仍然记得从宝山搬走的时候,风很大,蓝色的窗帘像一块英雄的披风一样呈45度角飘阿飘阿。双层床上剩下木头的床板,上面或许还放着几只脸盆和袜子。

地上是各种被我丢掉的书,和散开的纸。

那些纸让我觉得荒凉。

  • 大四

而从延长搬走的时候,情况则更甚,比两年前多出了窗外的野草和工地,以及随之而来白天的吵闹和晚上的极亮的灯光。

而且因为已经是大四末,人是慢慢走掉的,到我这个“外地生源”走的时候寝室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大五男+魔兽男c已经去和他的战友住了)。

  • 高三

距高考还有几个月的时候,我已经不在学校了。

当时我收拾好抽屉里的各种杂物,丢进书包,然后提着它离开了各位还在拼命做题考试的同学,和各位赶着同学做题考试的老师,骄傲而且快意~

但是最后和x站在赣江中,看着连天连江的大雨,我才觉得无比的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