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牛

我有一张james blunt上海演唱会的票,三个礼拜之前心血来潮买的。

然后我不想去看。

就要去卖掉它——最好价格高一点点。

然后就又和黄牛接触了一把。


基本都是c在操作,过程:
(只记录了重要的话语,因为整个过程黄牛们和c一直在说话扯皮,简直可以出一本书)

我和c到云峰剧场,进去大门;

第一个人出现。

他问有没有票,回原价580的多少钱。

他说300,回“至少要原价吧”,加速走。

他说“你要多少,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原价退?没有人要的……云云云云……这么吧,350……”……

没理他,一直走出门。

突然很多人围上来,都是手里直接握着一沓100的钱,问了我们说有一张票后就直接把100的钱往c手里塞。

我看到第一个人塞了400,c没有要,说“你们别搞别搞,先谈好价钱。”。

然后牛群纷纷问要多少,c说750,有一个说650,并塞钱,没理,继续走,然后那个人jjyy了一段时间又说700,还是不理,说750,那个人又jjyy说“你做人怎么这样?你抢钱?”之类的,没理继续走。

然后他终于说“好吧,750”。

停下,他拿出8张100的给c,说找50吧,c则把票给他,他开始拿着票对天看对地看。

c摸了一下钱,说“有点假”嘛,他说“怎么可能,这附近这么多银行,我们怎么可能骗你……”,云云云云,说了很多,表情巨正派。

c没说什么了,准备50快找他,然后我说把钱拿我看看吧,一到手觉得有点不对劲,一张一张看,妈的果然有两张号码一样!shit,立即走人。

别的牛看见这家没戏了,继续跟来,这次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的。

女的边走边jjyy想把价格拉回600,并说“那些肯出大钱买的全是假钱”,“你们这票过了点就一分钱不值了”,c则坚持750。

这时又冲上来一个看起来和女的是一伙的男的,问女的这票原价多少?女的说580,男的说“才580你600收,你疯啦?”,两个人双簧了一段时间后女人就base在那段双簧得出的结论上继续拉价。

c说“你不要jjyy这票你至少卖800”,女人说放屁,并且继续jjyy,不理,走。

这时第四个牛上来了,说“650,兄弟你也别搞了,580的票被你卖650不错了”,c说“我卖750你要就要不要就拉倒”,黄牛说“这实在太高了,我看兄弟你也诚心有票要卖,你停下来出个合理的价吧。”,c停下,说“700,你要就要,不要我就自己来卖”,黄牛又jjyy了一顿,最后终于说“好吧就700吧”。

然后去附近的一家邮政储蓄,验钱,验票。

事后吃完饭我们还去那里看了一下,雨变大了点,买我们票的牛哥说生意难做,问了一下能卖多少,果然是800。

之前我觉得很多事情是很简单的,比如说做黄牛。

如果我不是个程序员而是只黄牛,每天穿梭于各种车站,剧场,也能轻松地养活我自己。

现在看来不尽然,黄牛需要能洞悉别人心理,能准确把握市场,最重要的,能出口成章的像呼吸氧气一样撒谎。

而如果要拿到高一点的利润,

要么就要能像第一人一样能够证明580的票等价于一驼屎;

要么要有像第二个人那样的背景,能够搞来一叠假币;
(关于搞假币,c说多问几个火车站那里的“发票发票”,她们肯定有门路,我同意)

要么要能像第三对那样能唱完美双簧。

或者就要承担像第四个人那样的风险。

他们都有共同的眼神,使我不太敢与之说话。

看c这一路调动,拒绝,砍价,我觉得我还是太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