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碰见一个小疯子

有一次我碰见一个小疯子。

厦门回来的火车上碰到的,他打算跟着圣火卖国旗然后把钱捐给汶川,上海是他的第一站。

他是第一次乘火车。问他一个人出去不怕么,说有什么好怕的。万一钱被偷了怎么回去?说自己2年前在深圳就曾身无分文,睡公园打零工还是回去了。

他家在福建,刚好比我小一岁。高2时把几个老师气出教室,于是被退学。之后读了个中专,当过保安,推销,卖过茶叶,手机。因为手机亏了,现在正欠着1w块钱。

反正他在上海也没地住,我说那你住我那好了,我有防潮垫和睡袋。

于是我去上班,他去卖旗子。第一天只买了8块钱,第二天稍好,卖了50快。回来时候他说南京路起码有2000个卖旗子的。

第三天我们一起去的,本来打算去闵行交大,结果两人都起晚了。现在火车南站卖了1小时不到,大概15快左右。后来被保安赶,干脆咬牙去嘉定安亭。如果要详细说的话,那又是2000字,不过结果是,我们花了大概4小时在车上,在太阳下走了1小时路,最后只卖了1块钱,旗子贴纸送出无数,而且连圣火都没看到——我们在某酒店大厅的沙发上等,圣火终于开来时我们都累地睡着了。

之后他去了南京,那里卖的稍好,他说第一天卖了100快。现在他在胡主席的老家。

在火车上遇见他时我不很开心,小疯子说你在想什么事么?我说是的。他说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事,但是肯定会没事的。

第一天晚上我问他人生理想是什么,他说要“干掉比尔盖茨”(虽然现在他应该干的是巴菲特)。

去完安亭当天晚上他就走了,南京,10点半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