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ACM ICPC(一)|My ACM ICPC (1)

[lang_zh]

史前

虽然我上大学是因为NOI保送,但我的ACM开始地非常晚。

刚进学校ACM队就找了我们一帮有ACM经历的人来聊。可能高中玩的已经有些腻了,心高气傲的无视了邀请。取而代之地混过了大一大二,一件像样的是都没做。


大三

再次接触到ACM的时候已经是大二暑假,忘记是什么原因反正我就是去参加ACM队的集训了。

当时老一辈的有沈胖子/数学系的余和背个小书包的梁,他们也就是一队。我的目标就是混进二队参赛。大家白天做题,下午会有一个时间教练殷来讲解。余和殷还搞了个内部的判题系统,用来track大家做过到题目。不用想也知道做题的数目决定最终二队的人选,于是大家开始飙题。

而且对我来说情况特别恶心,当时我正好有个SB的电工课——每天必须在1小时车程外的新校区焊一上午收音机。不过虽然如此,一个月集训结束时我还是飙到了第一名。

是在那时我认识了胖子和李德志:胖子就是胖子;李德志就是管可乐叫马桶水的人,因为据他考证洗马桶用的水和可乐有同样的化学原料。

那时我上午悍收音机;下午和大家一起飙题到八点,其中中午和下午出去吃两顿盖交饭(西北或王中王);晚上回去以后我、胖子和李德志还要继续讨论;然后当我们觉得这一天题飙够了,满意了,通常会把丁大叫过来开几盘星际,还有KOF,漫画,教皇,音乐……

那是何等简单快乐的日子。

除了平时飙的题,最后队里还有考试,我们成绩都不错,并且因为我们一直在一起做题/比赛。我,胖子,李德志如愿成为上海大学二队。队名叫larva,是星际里面虫族的幼虫。


杭州

接着就是第一次出征,杭州,2005年。

在正式比赛之前,浙大还搞了个有意思的小比赛——java challenge。我们拿了第二。

然而正式比赛我们却被菜了,当时一共72只队,我们只做出一道题,拿了58名。

2005年也是2位前辈最后一次参赛,他们一队汇集了当时号称最强的组合,切题快的沈胖子,数学牛的余,还有会很多算法的梁。国外赛区他们去了韩国,拿了第十(有交大女队,同济等等中国队伍挤在前面)。国内他们去了成都,拿了铜牌里的第一名。据说拍照的时候梁嘴巴是歪的,因为不服气。

然后梁成为研究生。殷和余毕业,渐渐淡出我们视野。后来我们从各处听说当年他们老一辈搞ACM的人是如何努力的,觉得很敬佩,可那时他们已经离我们很远了。有时做网络预选赛请他们回来帮忙,只觉得他们题做的没之前快,做题后的饭桌上谈论的有多是工作上的事情——他们已经离我们很远了。
[/lang_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