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ACM ICPC(二)|My ACM ICPC (2)

[lang_zh]

大四

时间到了2006年。

作为前队长,殷是一个很冷静、能干并且善于和老师领导沟通的组织者。他走之后,队长由梁来当。可能在算法和高性能计算上梁很猛,但作为一个队长他实在很失败。相比去年的组织活动,机房很晚才搞定,没有每天的集训讲解,组织的相当松散,自己也不经常出现,大三的暑假没有大二暑假那样轰轰烈烈你争我夺的飙题活动,很快就过去,队伍是三只,沈和新一代数学男、张去西安,还有一组大一大二的新人队去北京,我们则是北京西安都去。

本来我们还打算去印度赛区的,一开始大家还忙着搞护照。后来也不知道是印度人做事慢还是领导老师没怎么管,事情拖阿拖阿就没了音信。最后干脆发现搞 ipcp的钱不够了……我们也就死了心。虽然然后印度人把音信回过来的时候学院的书记刚好在,我们三个又在他面前帮学院打工,他拍板说可以给钱。但我们想想还是算了。

我们选择不去印度的原因是这样的:每个队每年最多参加2个赛点的预赛。第31届ICPC亚洲赛区,上大是举办大学之一,根据领导和老师们argue下来的结果,如果上大的队伍在任何一场国内比赛(清华和西安电工大)中挤进1/3——也就是银牌、就可以去world final。去印度的话要拿第一才能去world final,我们看了看同济等等几家国内大学已经在报名名单里了。相比来讲,还是北京和西安两次1/3的可能性高。

1/3其实是一件很难堪的事情……听上去有点像“你花了那么多钱,我就可怜一下你吧”。要知道国内能去world final的也就清华北大交大复旦中山浙大等等少数几家。而且一个学校一次只能去一只。想象一下你是清华二队,可能你在全国就是一队之下万队之上了,可就是去不了final。但当“进1/3就去final”这句话就活生在我们面前被说出时,我们哪里想的了那么多,就算去被BS也好,就算不能去印度看大街上的牛和猴子也好,也要努力去一次,日本,world final……

那是我们的大四,从06年10月,学校就迎来了铺天盖地的招聘会。特别对于我,还有超多的课程和重修等着我去应付。不过大部分时间我们还在兴建楼302那间前辈留下来的小小的实验室里做题,一直到12月,到一切都结束为止。


北京

去北京时是06年的11月。比赛时间和考试冲突了,我们需要一个一个老师去打招呼,安排补考,求他/她在我的分数不济的时候关照关照,上必须上的复习课,然后再回到实验室做题。在我们出发时Larva在pku上做的题目刚刚达到500。我们对这500题的屏幕拍照合影。然后关上电脑,奔赴北京。

由于李的考试冲突,他在北京比赛前一天晚上才坐飞机赶到清华。我们则比他早2天出发,在北京注册报道。参观清华,google……他晚上赶来见到我们时相当的兴奋,说了三件事:一是飞机实在是太伟大拉,他坐在机翼后的小窗边,一直在观察;二是北京的的哥和他说的一连串扯淡的事情,包括鸟巢建的怎么样了,他老婆说他什么什么不好……三是这两天他潜心研究了网络流的算法,已炉火纯青。

第二天的比赛。一开始很顺利,胖子那天状态很好,我们很快的做掉一些简单的题,甚至比一些强队还快,有一段时间排名在十几左右。看其他队的状况,我们只要在剩下几道较难的题中再做出一道题,银牌基本就有了。这时候胖子对一个题有了点想法,在coding,我,李分别看另外2道。过了一下子胖子提交判错,他让我和李帮忙看一看他的代码。大家检查了一下,没什么进展。我看的那道题也有了点头绪,我干脆拿机器过来开始写。胖子继续想有没有cornner case。过了一会儿我写了一半发现不对,自己没有想清楚……李又拿机器开始coding他的那道题。我们焦急地在各道题间切来切去,但就是没有做对,然后最后铃声响了,铜牌。

异常沮丧。

然后大家去听李开复演讲,颁奖,拍照,回家。回去的时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不过没有像李一样坐在窗边,我也没有心情去观察高科技,飞机一起飞就开始睡。中途醒来发现耳朵听不见声音了,又不敢叫旁边的老师,只是用手不停地摸耳朵怀疑它有没有流血……一直到降落了才恢复——真是很差的经历。

总结下来,败因是我们在缺一道就成功的时候不应该去看另外2道。清华这次题目偏难,2道铜牌,3道银牌,4道做的快的就是金牌。我们太贪。而且我当时状态不好,有道题胖子给我review我都没有跟上他code的思路……实在应该把时间留给他……而且他当天回去很快就解出了那道题。

回来还有一件事让我愈加不爽,数据库重修又被挂了。而我以为我能拿70。
[/lang_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