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ACM ICPC(三)|My ACM ICPC (3)

[lang_zh]

上海

北京下来就是上海的比赛。上大除了会出钱,在举办这个比赛上实在没有什么经验。我们得去体育馆配机器,装 linux,g++,gcc,netbeans(因为是sun赞助,他们指定要用这个……),配网络,让选手的机器不能互相通信,然后写了一个程序生成一堆用户名密码给所有队,写了另一个程序wrap了打印命令,给所有打印的资料加戳,让选手不能伪装别人打印东西。我们其实对这些都不太懂,只是拿了本书现学现卖。后来到了西安电工大才知道,他们比我们还要不专业……机器能互相Ping,所有人都用一个账户,连热身赛和正式赛之间也没有清data,我可以打印并署名任何队伍……真的很无语。而且听说还是伟大的Sun公司帮忙配的。

然后当我们把一切程序写好测好,用一个命令一敲让体育馆的120台机器同时开始部署,120台显示器开始显现一样的光芒。我们在体育馆黑暗中,在闪烁的屏幕间乱跑乱叫——这实在是我们做过见过的最酷的事情。

最麻烦的还不是这些,因为每一个赛区的比赛都有超多队伍参加,所以在现场比赛前还有一个网络预选赛的。负责搞这个预选赛的任务就理所当然地落在了我们头上。

清华的网络预选赛搞得很失败——比赛快开始了他们才公布了网址,结果那个网站瞬间就暴了,很少能刷出一次。大家解完题目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刷网页并且骂。北京的一个大学队长甚至开车送队员去清华交代码。最后清华为了平众怒,搞了一个“复活赛”,就是为了给预选赛里被莫名其妙屈机的一些队伍第二次机会。

然后轮到了我们。这件事一开始是胖子负责,科协有个张学长写了一个shu online judge,此前用在大一大二C++课程的作业提交评判。然后胖子为这个judge写了个前台。当时GWT刚刚推出,作为google+java的双料粉丝,胖子把他的判题系统用gwt写的非常ajax非常华丽……

但是当比赛开始,几千个request在一瞬间到来时,胖子华丽的GWT网站还是挂了。论坛上又骂成一片,有人还说今天是推掉了MS的笔试来做比赛的。我记得那时我和李站在后面,胖子坐在前面的凳子盯着屏幕上的一堆配置文件上汗如雨下。

是TOMCAT挂了,胖子搞了30分钟,问题依旧。我看着觉得不行,拉李过来一起用php重写一个。先是提交表单,这个最重要,飞快地完成,放到网上然后在论坛里贴出地址狂打抱歉。然后是提交列表,状态,排名……在比赛开始1个小时多的时候,我们以我们此生最快的coding把所有的feature migrate 到了apache + php上。比赛终于恢复。大家停止骂,埋头写题,我们则专注于改刚刚写出的几个bug,在各个论坛上发贴回答相关问题,老师也用电话一一通知各个校队。

最后终于完了,推掉MS笔试的同学也交掉了他所有能做的题。大家累的一坨屎。


西安

清华上大两次的折腾看来把西电弄怕了,他们直接没有网络预选赛,取而代之他们按照以往成绩叫了N多的人去比,先比一场初选,再比第二场真的。

西安那次我们住的异常豪华。西电看起来比上大还阔气,安排我们住西安宾馆。去西安的有我们,还是沈书海一组。基本可以代表当时上大最牛的两只队。一起冲击1/3。

第一场初选我们表现的都不错。正式比赛的当天我状态比较好,干掉了一道稍难的DP。我们很快到4道题。剩下有1道题我们明确知道解法。胖子在做,还有一道我和李比较肯定是暴力随机。这一次我们没有去看其他的题。在尝试随机题未果后,我们把剩下的1个小时都用来做那道知道解法的题。但胖子当时状态又不好了,还有半个小时的时候他提交了几次没过,他满脸通红,说今天我状态不太好,想交给我重写。

我当时没有答应,当时我没有答应。我说怕时间不够,你都写那么多了……但其实那都是借口,我当时怕了。我怕我写不出来我们因此而输。我还是把这件事情推给了当时状态确定不好的胖子。

结果那时就决定了。半个小时后铃声响了,我们知道最后都在不停地交那道题目,但没过。又是铜牌,离银牌只有一步之遥的铜牌。

比赛结束,老师和几个一起来的同学进来拍照问候,之后还要颁奖,我们万念俱灰,想直接跑路,李还是搂住我和胖子,我们勉强照了相。我和李逃掉闭幕式和颁奖,直接回宾馆。

如果再让我选,我会毫不犹豫地接过那道题的。但这是我们三个最后一次比赛了。

碰到沈书海的时候问他的情况,那道暴力随机他过了,只不过DP他不知道做——有一道简单题他们则根本没看、和我们一样,也差那么一点。继续问暴力随机题的解法——和我们一模一样。只不过他不停的交,然后突然对了……我和李哑然。

在和李回宾馆的路上。我满脑空空,之前在西安约好见面的中学同学打电话来,我也一起推掉。想起从大二暑假一直到现在,到北京西安两次离world final那么近时候,就差那么一丁点……

沮丧了一段时间,然后我突然问李,“今天礼拜几”。李说:“礼拜天”。

然后我笑了,“反正还有漫画可以看。”

从2007年12月17号的那一刻起,我告别了我的ACM ICPC。
[/lang_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