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在白鹭洲上烧火

[lang_zh]提到了,就翻出来讲一下,我们在白鹭洲烧火并被kao的事情。(kao是吉安话,音kao1,意思是敲诈,勒索)[/lang_zh]

[lang_zh]第一次在白鹭洲上烧火是在高一,烤的番薯,我脸哥和龙马,二零零一年。应该是在一个不太冷的月份,因为我记得远处的河滩上有很多人在游泳。

烤的情景我已经忘了差不多了,相对于后面发生的那件事。

我捡柴回来,发现守东西的龙马表情严肃,旁边则多了一圈人。长得像流氓,从后来的行为来看也果然是。

一开始赞扬我们番薯烤的很好,然后又问我们要钱,我们说没有。而后脸哥回来了,大家互相推了几下,为首的那个头头比较要面子,说脸哥打到他了,要打回脸哥。我不希望脸哥被打,但是又很怕,就在那里扯东扯西,说他的头开过刀,说他老爸是公安局的(这倒是真的)。但最后脸哥还是被打了,只不过被打的地方从头换成了肚子。

他们打的时候脸哥没有出声,但打完走远后脸哥哭了。

我还记得他们离开时的情景,其中一个小混混高兴地提议说去沙滩上找个女生玩一下,一圈人慢慢地嬉皮笑脸地走了。我们则扶着脸哥,守着番薯和我们的自行车。

当时觉得羞耻,觉得社会怎么这么乱。

一开始不好意思和别人讲这件事;后来别人知道了,纷纷跑到我们面前来哈哈大笑;再后来和几个人再碰到一起提到这件事,大家都笑。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在白鹭洲上烧火,并且被流氓kao的故事。[/lang_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