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三十而立》

“在我看来,春天里一棵小草生长,它没什么目的。风起时一匹公马发情,它也没什么目的。草长马发情……这就是存在本身。”
“我要抱着草长和马发情的伟大真诚去做一切事,而不是在人前羞羞答答地表演。”

“许由的脚有多臭,你知道吗?!”

“人模狗样”

“尽管如此,每次去钻高粱地还是一种伟大的幸福。坐在麻袋上,揭开玲子的衣服,就像走进另外的世界。”
“我念着我的诗,前严整后零乱,最后的章节像星星一样遥远。”

“如果一个人不会唱,那么全世界的歌对他毫无作用;如果他会唱,那他一定要唱自己的歌。”

“没有人能告诉我我身在何处,没有人能告诉我我是什么人……”

“我爱我妈,但我一定要证明,我和她期望的有所不同。”

“老师,你备课了吗?”

“基督说,人是天主的儿女;李斯说,人和耗子是一个道理。比起来还是我们的祖先会写文章,能说明问题。”

“在这种夜里,人不能不想到死,想到永恒。……我很渺小,无论做了什么,都是同样的渺小。”

“我想到三十三年前,我从我爸爸那儿出来,身边也是这么多人,那一回我急急忙忙奔向前去,在十亿同胞中抢得头名,这才从微生物长成一条大汉,今晚我又上路,好像又要抢什么头名,到一个更宏观的世界去长大几十亿倍。”

“我根本用不着这么做,我也用不着那块棉花,就算它真的那么必要,我可以趁着还有一口气,自己把它塞好,然后静待死亡。”

书是王小波写的。但他已经死了,也没有blog,姑且放上这个链接。

08-1-28的一张画
加上看这本书时候的情景(我实在没相机,只好用手机拍)

Comments

  1. leen says:

    在地铁一号线上完成了阅读。
    我爱王小波!

    没有再像以前一样专门开一个“摘抄”的分类。
    现在这里文章少但分类却很多。
    我想如果几篇文章没成堆的话,是不能算一个分类的。
    就好象不能为昨天下的那么几片雪说“上海降雪”一样。

  2. leen says:

    加入等水热的时候的一张画。

  3. lj says:

    我也喜欢王小波,大一还是大二买过他《思维的乐趣》,在学人蹭完了他写给李银河的《爱你就像爱生命》以及什么什么时代等一些小说,今天恰好在书城翻了一下《王小波全集》

  4. lj says:

    画么,不置可否

  5. Sumhat says:

    那副画还真难看懂….印象派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