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九号

[lang_zh]
今天晚上从打拳击回来的地铁上一个人一直看我。

我发现他看我之后也一直看他,他就不敢看我去看别的地方。
过一段时间他又看我,很尴尬的发现我还在看他。

然后到站了,他下去,我也下去。
然后他走的很快,时不时还回过头来看我,又继续更加尴尬的发现我始终看着他。

然后他走的更快,也更频繁地扭头回来一探一探。

这种眼神就好象我是他分别30年的杀父仇人,见了恨不得马上用油锅煎之。但这个杀父仇人却又武功高强,煎之油锅的报复不能当下实现,只能先行遁走然后报官或者请杀人公司。

但事实是他年龄比我大了30有余,我不可能有幸认识并杀害他的父亲。

我们出了地铁站后,他几乎要飞奔起来。还好我和他不是一个小区,不然他真的要去跟小区保安报警。

“杀父仇人”是我还在地铁站想出来的比喻,现在我知道真正的事实是他在地铁上看到我这么个顶着一头掉色红头发穿着印有奇怪字样t-shirt的小青年就断定我会尾随并袭击他这么个中年大伯,然后对他领着的那个塑料袋里的不知道是什么蔬菜瓜果图谋不轨。


说道这里我就想到另外一次:

 

 

上礼拜五,马桶水(他说可乐是刷马桶的水做的,我们就叫他马桶水)不是从日本回来么,大家就一起吃饭。

吃完饭我又跟着马桶水去他在南汇乡下的家,去那边不是要做老长老长的公交车的么,我们就去等公交车。

就像每一个留日有为青年和每一个来沪务工民工一样,他和我不是都对方位不熟么,我们就去问路。

路口问一个25左右白领像正在等绿灯的女人。说,“八百半在哪?”。看了我们一眼,直接不理我们,直接走了几步背着我们。

和之上一模一样的眼神。她把我们当成是要钱的了。

这时候如果我还有今天一样的闲情,我就在想一个什么类似什么“我是30年前曾经欺骗过她感情的那个男人”的比喻。

但我那时没有,加上马桶水这么个火爆的人站在我边上。一般火爆的人身边的人也会很火爆的。

所以我直接脱口而出。

“SB”

[/lang_zh]

Comments

  1. chen changxu says:

    “就像每一个留日有为青年和每一个来沪务工民工一样” ,哈哈,这个形容传神:)
    德志回来了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