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中心思想的流水帐:裤子×花×郑坚华

[lang_zh]今天吃饭的时候,一屁股坐下去二食的椅子的时候。我感到一阵凉爽。

开始我还以为椅子上有水。用手掏了一下,手摸到了谁的皮肤,并且屁股被谁摸了一下。顿时我就把两件事情在当下这个环境有机的联系起来并得出结论:我裤子破了。
我想到旁边有个欧尚超市,应该有裤子卖。于是就镇定的吃完了饭,然后一个人乘江川三路去买裤子。

烂掉的裤子是06年末在北京买的,那时首都盖着一层雪。
我猫在一个50块钱一晚上的旅馆里准备第二天去中关村的某公司面试。但是发现自己的穿着打扮与要面试的公司的形象欠吻合。就花500大洋到旅馆旁边的美特斯邦威从上到下购置了一整套服装。
虽然即使这样人家还是没有要我,但是这些服装最后都相当经穿,比如这条裤子,其实要不是我喜欢吧钥匙放在屁股后面然后坐在椅子上磨来磨去,它也不会坏。

今天是礼拜三,本来应该去学吉他的,但是晚上又有事不能去,我就想去和郑坚华打个招呼。
郑坚华是个老黑胖子,我在他那里学吉他。
想到郑坚华,我又想到前几天我的一个小破想法:中秋节送一些人一些礼物。刚好今天可以去打招呼+送礼物。

先把裤子买好了,换上。然后去找礼物。

超市一进去就全是什么什么月饼,什么什么礼盒。觉得不好。最后在出来超市的时候看到有一家花店。
送花吧。
跑过去发现居然是假花,这做的也太真了。一开始我想送真的,打听了一下附件没有。算了假的就假的吧。
就开始挑拣。

我发现虽然是假花,但它们相当地逼真和漂亮。有大坨大坨的向日葵,一根一根的小麦草,星星点点的小百花……
最后选了三根长长的茎圆圆的脸的花。它们是一种花,颜色不一样。分别是粉红,嫩黄,和白。
然后再问老板娘要了把剪刀,把他们的茎剪成不一样长。
然后再买了个精致的小花瓶。把三朵花参差地安插在里面。

然后我就穿着新裤子,握着花瓶往郑坚华那里走。

天色阴沉,刚下过雨,马路湿润,柏油露出黑色的光泽,又有迎面的微风,我带着花在风中行走。
我走上坡,走过桥。
我路过一个个人,他们都盯着我的花看。
我时不时的用余光看一眼花,莫名其妙感到无比的喜悦。

我觉得这个世界都黑白掉了,唯一的鲜艳的色彩正由我护送,到郑坚华那里去。

在桥上的时候我最开心了。
走下了桥我又想,郑坚华在不在呢?万一郑坚华不想鸟我呢?
我预感到现在的喜悦马上就会因为别人的麻木而变成茫然。
在有个这个预感后我就开始安慰我自己。世界上总是要有人要热脸贴冷屁股。而且其实不用埋怨别人,有的时候我就是那个冷屁股,我恶心别人的还少吗?
而且这种事情,你自己心血来潮地自己开心就够了,还指望别人陪着你、迎合着你,让你更开心?

这样想以后冷静多了。
然后我推开郑坚华的门,他正在嬉皮笑脸地教一个女生什么东西,没有看进来的我。

于是我大喊:“郑坚华,我来送你礼物啦!”。[/lang_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