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

[lang_zh]是在郑坚的店里那学琴的时候,那天我刚刚能把《朋友》整个弹完,心情大好,想叫郑坚华来弹给他听,但他又在教其他人。

电吉他的课也同时在上,到处都很热闹,我就提着吉他四处张望。

然后我发现对面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穿着皮棉袄的老头在弹电吉他!

郑坚华来了,我兴奋的说:“哇太酷了,那个老头居然会弹电吉他,而且貌似弹得还很好……”。

郑坚华看了看我,跟我说了这样的经历:

那老头就住在附近,夫妻生有一个儿子,26岁,正要结婚,婚礼酒席都订好,突然得肝癌死了。再要一个孩子不可能,为了救死去的这个也已花空家产。没钱,又无后,这应该是附近这一片小区最惨的人了。

他夫妻都60多岁,上面还有80多岁的父母行动不便的父母要服侍。都退休了,也没什么事可做。每天四个老人在空空的家里互相望着。

实在呆不下去了,想起年轻时还有过这么一点兴趣,就到这里跟了个比他小40岁的徒弟继续学。

他很认真诚恳,弹的不错,正在学的一首曲子,是《死亡进行曲》。

这个小店里有为了方便泡妞学吉他的大学生,有研究生,有白领,有年轻活泼的中学生,有6、7岁就带着眼睛抱着小提琴考级的小孩,有站在一旁逼着孩子学琴望子成龙的家长,有或者为了生计或者还在坚持的乐器教师,还有他,在悲痛和凄凉都尘埃落定后,在自己剩下的时间里弹奏死亡。[/lang_z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