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的同学们

很早就打好,一直存在gmail的草稿里,今天心血来潮之余偶尔想起它来。觉得与其等我NB之后再把它们一起出本书不如现在抛售出去,一方面我已经不是那么富于幻想并且有着盲目的自信,另一方面我的记忆也在衰退。虽然我不想忘记。

还是在大学里打的这些文字,那晚大脑莫名其妙的兴奋,甚至于陈鹏睡着了我都没有。于是穿衣起来占了他的电脑狂打字。

记得他的显示器很亮,回头的时候看见那些白光,寝室里一片狼藉,外面的工地仍不时传来声响。
我觉得寥落,并且失望。

好了不说了,以下正文:

  • 黄斌 郭垒 扁头

在一起时间最长的几个玩伴,大四在实验室通宵看《20世纪少年》的时候我马上想到他们。小学里几乎二分之一有意思的事情都是我们一起干的。

我最玩的来的是黄斌,他总是笑,皮肤黑黑的,长相么,有点像20世纪少年里的贤知。家住在红军院里面,可能他爷爷奶奶是红军,那里面有很多树,而且还有一个小工厂,生产一种在阳光下可以映出五彩图案的小玻璃片,比五分钱的硬币稍微大一些,当时我非常想得到几块,特别是印有十二生肖的一套,于是经常去一个存放这种玻璃片的房间旁企图偷偷地抓几把回来,但我胆子太小,又怕路过的大人,又怕栓在铁栏杆上的狗,结果几次行动都没有成功……后来黄斌得知我这一举动,哈哈大笑,居然直接从家里拿了几十快这种玻璃片送给了我……

其实我不怎么喜欢郭垒,不喜欢的原因现在也不记得了,好像是不喜欢他的长相,或者是语气。反正就是不喜欢,但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示过。他算是团伙里比较骨干的一员,在我们想要利用 学校看电影/打扫街道 这种无聊时间玩游戏机的时候总是第一个逃窜,很猛的家伙。

扁头的名字我忘了,因为头是扁的所以被我们叫扁头……

  • ???

我已经不记得他的名字,唯一的印象,就是放学后和他一起在华丰大道(其实也就是一条小街,因为末端有个华丰宾馆而得名,现在华丰宾馆已经改名易主,华丰大道应该也已经不存在了吧)上懒散地背着书包走,两个人一起无聊的踢起路上的尘土。然后他突然问我,”肖慧哲,你觉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他还列举了几个”有些人”的看法,然后我停下来,脚边的尘土慢慢落下,除了很认真的思考了一遍人生的意义,我当时想:”这个家伙蛮有意思的嘛!”。

记忆中他并不怎么喜欢电子游戏机这种东西,也没什么朋友,只是喜欢一个人想一些奇怪而过于遥远的问题,虽然我当时也会想一些诸如人生的意义这种伟大的事情,但前提也是在当时没有什么可玩无聊的情况下,小学时放学后最多的还是和黄斌郭垒(有时候是和郭敏,如果我决定走小路回家的话)冲在一起玩游戏机抓蝌蚪打”画子”以及看别人打”画子”……

也许是觉得我这个弟子实在不上道,也许过于孤独,更可能只是因为要搬家,他在四年级读完之后就转走了,然后就没了音讯……

对于他的记忆,也只剩下尘烟中那个突然让我停下来的问题。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也许有一天我会在报纸头条听到他的名字然后想起他吧,嗯。

  • 朱小丹

是一个害羞的女生,和我同桌过一段时间,但我第一次见到她就不喜欢她,给她起了个外号叫”担小猪”,现在看来这个外号的创意实在很差,但当时缺非常有杀伤力,在我想出这个外号并且重复了几次之后她就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但当时我不但不收手反而十分高兴,一下找到了甚至可以和连赢50张”画子”一样的乐趣和成就感。之后就再也没有叫过她的名字……就着样她开始了和我的同桌生活……

我总觉得她很烦,比如有一次她说”肖慧哲你怎么怎么样我要告老师。”,我说”你告你的老师去吧!担小猪!”,她居然说“老师又不是我的!”……我于是向她讲解了一遍”告你的老师“不说明”老师”是”你的”,而说明”告老师”这个动作是”你的“,但她居然还说我胡说……

不知道为什么,从我一开始烦她开始,我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理由让我跟烦她……

而当我烦的时候,我就想尽办法让她哭。

除了喊外号,当时我还有非常多让她哭的方法,我们之间经常有争吵,更要命的是因为我的成绩十分好而她的成绩中下,作为争吵仲裁者的老师不可避免的总是站在我这边……

于是她经常哭……

甚至比???还短,她在我们学校只待了半年,没人知道她转学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家里搬家,或许是因为我这么个狠毒的同桌。总之过了一个假期我发现同桌换了一个人。当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能把女生弄哭了,但很快我又找到了新的乐趣,把她一点一点地淡忘了,直到今天。

我一开始喊她”担小猪”的时候她时不时的会回嘴骂我”哲慧肖”(可能这不能称之为”骂”)。但我无视了她的”哲慧肖”攻击,坚定不移的重复”担小猪”"担小猪”"担小猪”"担小猪”“担小猪”"担小猪”"担小猪”"担小猪”"担小猪”……而她总是在我重复了很多次”担小猪”后败下阵来,趴在桌子上开始哭。她是怎么看我的呢?她会像我讨厌她一样讨厌我么,当我在一堆同学中讲玩一个笑话的时候她也会在一边笑,甚至有时候我和别的同学吵架她居然会帮我……(虽然当时这些事情让我更烦她……)。她应该并不讨厌我,甚至也不讨厌那些总是在争吵后偏袒我的老师。她似乎并不懂得怎么讨厌别人,而只会在被别人欺负或批评后在桌子上哭。

我们只同学了半年并且关系极差,所以除了名字我对她一无所知。

她的下一个小学,下一个同桌会是怎么样的呢?小学之后呢?现在呢?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向她道歉。

————-

待补的

  • 王妍

小学时我黄斌郭磊扁头一伙叫她“阎王”,但她表现的十分阔达,基本免疫。

高2起我们也是同学,但那时我已经“变死相”(老师的话),成绩一路跌,而她属于好学生一类,所以基本没说过几句话。

没怎么见她生气,有莫名其妙的笑容,应该和我属于不同的思维体系。

大学在浙大,猜她现在应该在读研。(2008.1.2: 果然在,而且已经成为“后DNA时代”的猛人!)

  • 张敏
  • 庄明强
  • 胡捷
  • 刘星

当时我暗恋的一个女生

  • 李铃铃

当时我暗恋的另一个女生

  • 肖浩亮

总是和以上两个女生一起回家的可恶的男生,而且高中又和我同学……

—-

我有点想他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