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

梦见有天晚上,在做作业,是谌惠芝布置的。写的很烦躁,作业很多,我想着勉强把第一部分写完拉到。可是写到最后一题发现暴难(应该是数学题),于是随便扯了一个错误的解和答案。扯完发现不够爽,于是又把第二部分第一道题做完了才解气。

作业刚做完门外就一阵鼓噪。肖世泉这SB居然在外面一家家敲门要作业。

敲到我,开门,把作业给他。他居然只检查到第一部分,简直万幸!他检查完很高兴得把作业本递还给我,我接过作业本。白色纸蓝色字,我的手触碰到了圆珠笔在柔软的纸上留下的印子。

然后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被保送了,干嘛还要写作业。意识到这点感觉真好,但还没完。我马上又意识到我不仅已经被保送,而且已经到了大学里了。然后一个ACM集训队的SB走过来,说让我帮忙招几个像我一样NOI得奖却又不能报送复旦交大、只能来上大的倒霉蛋进来。我脑海里过了一遍,哦,复旦大学,然后这一念就结束了。

镜头又切换到吉安。我坐在徐晓俊的自行车后面,他带着我去上学(是的,这不科学:他是我大学同学,且从来没有到过吉安)。吉安城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原始,青砖白墙,还有很多房子建在还没有被污染过的后河边上,有人在河里洗着衣服。

我们几乎绕了吉安全城。最后来到一个偏僻的十字路口,那里的路已经不是水泥柏油,而是黄沙。之后的路是一段下坡,黄沙路上裸露的石头也多了起来,我开始感觉到颠簸。这时前面出现了另外一辆自行车,上面很滑稽地坐着姚志灏和陈鹏。他们冲我们笑,然后加速走远消失在弯道上。

我们想去追,可是路上突然出现很多玻璃碎片,我大叫小心,手撑在徐晓俊背上。感觉得到他粗糙的Tshirt,还有他背上的汗。他开始左右晃龙头想躲掉碎玻璃,可是后轮还是中招了。我说车胎爆啦,后胎正在滚钢圈。这SB也不停,骑地更来劲了。我就在后面感受着滚钢圈+路上的石子们。

已经到了学校,只有我一个人。学校藏的很深,在一个开掘出来的巨大山洞里。外面还是一家网吧,早上,并没有很多人。几个青年脚架在台子上呆滞地盯着屏幕。

穿过网吧,又拐了几个弯,山洞的设施开始变好,至少墙壁上不再是黄土而是水泥。好像是下课了,里面开始有人走出来。

第一个碰见的是肖世泉,他笑眯眯的夸我作业做得好。没理。

走进一个小房间,对面走过来3个女同学,我一看诶第二个不就是孙卉么?四目对视,她没反应。我紧张得突然向后跌了一跤。书包像龟壳一样卡在背上,我四脚朝天在地上翻来翻去起不来。看她还是没有打算要理我的样子,我于是大叫:“有没有搞错,扶一下呗”。她才肯来帮忙,我接着她的手使劲一拉,一下子站了起来,期间手还不失时机地碰了一下她的胸部(:D)。哦!我一下子记住了那柔软的触感,很开心。

继续终于来到教室。打开门,里面像凌晨的酒吧一样热闹。我来到教室一边的过道,高中时代的几个学霸堵在那里。吴坚赵凯和郭进,正把脸转过来看着我。估计刚才是在讨论什么学术问题。

我要找的当然不是他们,于是我直接对他们说,”滚开“。

他们三个居然就乖乖地分了开来。这时我才发现过道旁边横着两根双杠一般的铁杆,他们离开后,我前面又出现了一根横着的铁杆(这什么狗屁双杠做成了这样)。他们走到我后面,把眉毛抬起来对我说,”你过去呀“。

我于是双手撑住双杠,身体开始悬空。手慢慢用力,脚开始来回的荡。等到我觉得差不多了,手一用力、脚一缩,我越过了过去,轻松着地。

接着往前走。我在想刚刚交的作业肯定是for暑假的,因为我感觉学校太陌生、我有太久没有来学校了,不过还好人我都认识。而且从这个学期的开始来看,我运气貌似非常不错。

周围开始吵杂,音乐渐渐地大。前面我的狐朋狗友们挫在一起,他们正在等我。我走过去。其中的一个把身子转了过来。是吕头,他对我露出憨厚而猥琐的笑容。其他人也把脸朝我转过来,他们正有说有笑,可是太亮的光照在他们脸上,我看不清他们的样子。

我走进他们,周围已经亮的睁不开眼,吕头突然在我背后狠狠地推了一掌,我骂了一句操,估计要跌倒,向前迈一个大步,身体已经45度朝下。我抬头,看见他们正过来张开手想接住我,他们浑身是闪亮的白光。

然后我醒了。

窗外很亮,我看着墙上白色涂料的纹理,突然想到了四个字:重返荣光。

很好笑,一个来大城市将近10年的青年,居然把见到山洞里中学的狐朋狗友们叫重返荣光。可是这就是我的第一感觉。

抓过手机一看,7点一刻。